文章故事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杂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写景散文
世俗评说
乱弹八卦
处世之道
影评书评
诗歌日记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藏头诗
心情日志
伤感日志
网络日志
情感日记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
弹指江湖
青春校园
百味人生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百味人生 >

玩偶

时间:2013-10-20 12:51:40 作者:遣词
唱歌的人始终会老去,而那时的我们也许连相片也看不清
     

  李永明,一个二十七岁的在昆明浪迹的写手,依靠给一些报社和杂志撰写稿子挣钱养活自己的职业撰稿人。他没有广泛的兴趣爱好,他只爱抽烟躲在自己那不足八十平方米的小出租房内,在豆瓣上聊天。
  
  每天他都会很早起来,坐在电脑桌前盯着一张他和一个合影照片发呆。就是如此单调,每个人都拥有个性与各自的生活。他在豆瓣上开了一个话题,规则是;每个人每天都要把自在的城市、天气情况通报一声。他很害怕一个人,又经常是一个人独自熬夜到黎明。
  
  兜兜;“昆明,天气总是大晴,喝醉了还是会起来的。窗户外的叶子焦黄着,不过温度却一点也没有降低,这该死的秋老虎继续发着余威。”
  
  兜兜;“昆明,下了一场大雨,让我湿润的像只落汤鸡。你会在哪儿?为什么要躲着我,你的无情也会传染吗?可笑的就连天也在跟我作对。”
  
  兜兜;“昆明,晴朗。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给警察叔叔手里面。可是警察叔叔没有对我把头点,他把我带到了警察局。我真的好怕,我打了多少次你的电话,为什么没人接。”
  
  李永明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盯着屏幕。这个叫兜兜的女孩子吸引到他的注意,她的每一张帖子总是会很纠结,似乎要说些什么。他们相处与同一个城市,不过也只是未曾见面的熟悉人。
  
  等你归来;“昆明,天气晴。兜兜,抽根烟想想,看看。思考,参悟哲理”
  
  兜兜;“我的世界充满复杂,不是你能了解的。”
  
  李永明嘴角噙着根烟,着轻哼一声。
  
  等你归来;“未曾了解,你是怎么知道的?”
  
  兜兜;“不聊了,我还有事。”
  
  就在李永明惊诧目光下,那个叫兜兜的女孩子离开了。
  
  “喂,什么?!”李永明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是他同寝室的三个死党之一的麦片。
  
  他们之间有这样一个规定,谁要是离开了昆明这座城市,谁就请大家去最豪华的的酒店搓一顿,如今麦片叫他去那最豪华的酒店吃饭。
  
  接完电话,李永明无力的瘫软靠着椅子,失落的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目光穿过淡青的玻璃,却被对面的高楼格挡住延伸的目光。
  
  犹如开了外挂,对面的高楼隐了形。李永明看到了电线杆子,两条相互缠绵的高压线。线上四只小鸟噗嗤着翅膀,跃跃欲试又依依不舍。终于,飞走了一只。
  
  慢慢的消失在天际,那盏灼烧眼睛的阳光中,掉落在地上一根纤细的羽毛。
  
  麦片要走了,他要去往美丽多姿的大英帝国,也许不会回来了。包间里,默不作声。四个人,四只野兽。凶悍的一杯接着一杯的灌着酒。
  
  谁也没有动筷子,双眼通红,眼泡水肿。
  
  又来到酒吧,在酒吧昏暗的光线下,几个人喝醉之后抱头痛哭。酒保也默不作声,而酒吧里有一个异常英俊的歌手正在唱着他自己的歌曲。---一切都会好起来!
  
  李永明永远都是一个略带忧郁的人,有点英俊,总是邋遢的造型,他抢过主唱歌手的话筒,唱了一手老狼的歌。在唱歌的时候,酒吧的隔音玻璃朦朦胧胧穿线一个女人的身影,那个身影李永明有点熟悉。
  
  “唱歌的人已变成风景,美丽的往事飘零。”
  
  “岁月不留痕,忘了相亲相爱的人。”
  
  “你我也会苍老,连相片也看不清。”
  
  ……你我也会苍老,就连彼此微笑的合影也看不清。
  
  等你归来;“昆明,阳光。我在等,等这个字永远都是模糊的。”
  
  兜兜;“昆明,天气晴朗。我在追,追这个字不可言喻的。”
  
  ……
  
  走了,都走了。麦片走了,去了英国。连死党小鱼也要离开了,小鱼是攀枝花人,他想回攀枝花。但是他的女友贾玲家在昆明,所以两个就闹上了。不过闹得欢,也好得快,不久两个人又在亲热。小鱼走之前,又把李永明叫到了最豪华的的酒店吃饭。
  
  这一次大家都有说有笑。为了缓解离别的气氛,小鱼让贾玲叫她的好朋友黄斗一起。
  
  黄斗长得很漂亮,他总觉得这个女人隐隐约约有点熟悉。之后李永明把她送回来家,两人互换了电话。
  
  过得总是很快,李永明还是一如既往的起来,发呆。
  
  兜兜;“昆明,飘起来小。我不想再追了,我认为我可以忘记你。你不必在躲我,再见,也许再也不见。”
  
  等你归来;“昆明,雪花儿飘。我混混沌沌的过着每一天,混着日子。厌倦了一个人,有点儿。谁能陪我?”
  
  快要到了,这一天李永明的小出租房内,多了一丝色彩。小鱼女友的好朋友--黄斗找到了他。
  
  “这个女孩是谁?”黄斗好奇的指了指放在电脑桌上的合影。那张合影上李永明白皙英俊的脸庞上挂着的笑容,合影上的女孩也很漂亮。
  
  李永明淡淡地打眼瞥过,从兜里掏出烟,点燃了一根,许久未语。
  
  “我原来的女朋友。”
  
  “你们,分手了?”
  
  “没有,她留学了。”
  
  “不明不白,还不如分手呢。”
  
  李永明掐断只抽了半截的烟卷,语气任然淡淡。
  
  我在等,等着你归来,你却毫无音讯。
  
  雪花儿飘,飘过乡,荡漾在湖面上。轻轻泛起波浪,朵朵融化在水中央。寒冷的夜里,谁在幻想,谁又在止不住泪滴衣裳?
  
  黄斗邀请李永明去旅游,李永明犹豫不决,还是答应了,因为他忍受寂寞。
  
  许愿池旁,黄斗把手里的一块钱硬币丢进去。双手合十,虔诚的闭上眼睛许愿。李永明矗立一旁,双手插进口袋。
  
  黄斗表情很虔诚,李永明一直盯着她。不知为什么,黄斗情绪有点失控。厦那间,李永明看到了她在哭泣。表情是那么的悲伤,泪水淌过面容沟壑,忽然李永明有一种同样的悲伤。
  
  不语,许愿池旁,兴趣勃勃的游客都好奇的看着这样一对年轻的男女,泪流满面。
  
  客房内,李永明双眼对上黄斗双眼。两双眼睛充满疲倦,顺从。
  
  那一夜,两人一夜疯狂,腰肢暴露在被褥外,衣服乱放。
  
  第二天早晨,两个人就这样成为了恋人。只是李永明心中有着牵挂的人,黄斗心里也有放不下的过去。李永明早晨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胡须挂干净了。然后拿起那张合影,嘴角微笑放在了衣柜。
  
  两人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恋人,心里彼此都有着。两人每天形影不离,李永川的枕头旁也多了一个麦兜毛绒枕头。多了一双牙刷,一双拖鞋,一只杯子。
  
  麦片从英国发来他给李永明电子邮件上说,他在英国很好,而且他在哪里找到了他想要的生活。贾玲也跟随着小雨的脚步去了攀枝花。黄斗和李永明成为了恋人,剩下的只有番茄了。
  
  兜兜;“昆明,有雪。我找到了另一半,不是你,我会很幸福的。”
  
  等你归来;“昆明,雪。哈哈哈,我也找到了女友。同喜啊!”
  
  番茄说他要去普洱,然后回大理做一个杂志社‘人文云南’的专题。李永明陪着番茄去了趟普洱,在普洱,他接到了打来的电话。李永川是安徽人,他在昆明厮混六年也没啥作为。只能在过年时回去一回。
  
  等你归来;“普洱,晴朗。姥爷的病情加剧了,我很心急。”
  
  他妈妈告诉他,从小疼爱他的姥爷病危了。要他尽快回去一趟。心急如焚的他未曾跟黄斗说上一句,就匆匆的打车去了机场。
  
  那夜昆明下了场大雪,机场关闭,李永明未曾如愿的回来老家,这场大雪一直持续一天一夜,而机场闭馆三天。
  
  这三天里,他收到了报社发来同志他的邮件,邮件里说他的一个专题被取消了。他也失去了大半的生活经济来源。
  
  生活有些苦闷,麦片邮件上说,他在英国遇到了一个女孩,他喜欢上了那个女孩。还问李永明想要什么,等回来寄给他。
  
  李永明没有回复邮件,只是在心里默默的祝福着麦片。同时也为自己和黄斗的将来发愁。
  
  解封机场的头一天,他妈妈连续给李永明拨打了十几个电话,告诉他姥爷的病情暂时稳定了,天气寒冷,就不用回来太早了。
  
  黄斗的妈妈徒然给黄斗打来了电话说,让她回家过年,黄斗希望李永明能够陪她回家。李永明只要跟妈妈打电话说他要陪女朋友回老丈人家去,妈妈听后语气喜悦的同意了。
  
  在去往黄斗老家丽江路上的车上,李永明接到了番茄的电话,那话那头,番茄兴奋的向他述说。原来就在李永明离开普洱那晚,番茄的钱包被一个贼给偷了。最后还是一个好心的女孩收留了他。番茄在那头深情款款的说道,他已经爱上了那个女孩。他要追求那个女孩,即使那个女孩并不算漂亮。
  
  刚到丽江,李永明的电话响了,妈妈在那头哽咽的说着姥爷的情况加剧。而黄斗似乎也是神情恍惚,她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人,两个人都心神不宁。
  
  大年三十,李永明和黄斗躺在同一张床上再看着电视。天气有点冷,徒然黄斗说要去酒吧喝酒。李永明无奈只好陪在黄斗身边。
  
  在酒吧,李永明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那个人就是在麦片离开,宴请李永明去的酒吧里的那个英俊的驻唱歌手。
  
  李永明想要上前和他打招呼,毕竟那天抢过对方的话筒实在不太礼貌。他拉着黄斗的手,想要上前。然而,黄斗却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寸步不能行。
  
  顿时间,李永明心里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脸上开始忧虑。
  
  突然,黄斗像发疯了一样的挣脱开李永明的手臂,牢牢的抱住正在深情演唱的他。李永明呆住了。
  
  黄斗鼻涕泪水混一块,而那个歌手则是一脸无奈。
  
  失落悲愤如股气息,梗在喉咙,让他不能呼吸。李永明发疯一般往回跑,回到了黄斗家中,抓起包袱,包了一辆车,离开了丽江,直奔大理。
  
  不能呼吸的痛,心里又有点庆幸。总之李永明内心五味杂陈,脑子一片空白。他只希望不要想起。
  
  天亮的时候,李永明等着血丝的眼睛来到大理番茄的家,两个人喝了一早晨的酒。番茄想说什么却又没有开口。
  
  他告别了番茄,发誓从此不再踏入云南这片领域。他来到了成都,和一个驴友游览了大片山川,在分手的时候,两人一起吃了顿火锅。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却是在医院里,原来那天晚上他喝多了。一旁站着饭店老板,李永明从包里掏出了2000元钱,递给了老板。老板忙说多了,李永明摇摇头认真地说“我的命不止这么点钱。”
  
  后来他又收到了麦片的电话,原以为是麦片的喜讯,谁承想。原来麦片喜欢的那个女孩有个一个男朋友,而他不是那个。
  
  一切都好像在梦中,又都好像在幕前,幕后被一双无形的手操控着。在那些城市,有人曾被灼伤,有人曾被遗忘,有人曾经适应,有人最终离开。那一刻,他仿佛从灵魂里解脱。然后升华,最后又凝聚成形,成为了一个全新的他。
  
  兜兜;“丽江,晴朗。我觉得自己就好像在演一场戏。会不会演到最后连一个观众都没有了。”
  
  李永明看着手机屏幕,有些发呆。他想了很久,也想通了很多。最后只能在嘴角扯起一个苦笑。
  
  等你归来;“兜兜,勇敢的演下去,过完你自己的一生。ps我曾经出现过你的戏里。”发完后,李永明早已泪流满面。
  
  李永明回到了家乡,回来的第二天生了一场病。躲在被窝,他收到了番茄的信息,说他在今年会结婚。李永明百感交集,即是喜又是忧。姥爷还是没能逃过一劫,夜里走了。第二天,知道消息的李永明哭得像小孩。
  
  姥爷的遗体政府要求活化,而李永明的妈妈心痛僵持着不要活化。看着姥爷的遗体,李永明又看向父亲和母亲,那一头黑发中夹杂的银丝,心里莫名的忧虑与紧张。
  
  最终姥爷还是被活化了,活化的那天,整个家族里都是哀嚎哭泣。
  
  父亲问李永明什么时候昆明,他摇摇头。
  
  “不想回去了,留在老家照顾你俩。行不行?”
  
  “哈哈,行。”
  
  丽江,大理,昆明,普洱,成都,安徽。一幕幕戏打眼前向后溜走。在昆明的迷茫,在普洱的焦急,在大理的醉酒,在丽江的悲愤,在老家的温暖与悲伤。一场场,一出出戏。人生的路起起伏伏,终究的宿命还是走到尽头。
  
  李永川站在乡下的土丘杨柳树下,看着眼前小孩的嬉戏。这时的天空挂着一轮孤寂的月亮,遥远的大理正在举行一场婚礼。结束了与番茄的对话后,李永明嘴里噙着折断的柳枝条,抽出枝干,只留下一层皮。
  
  “吡……”一曲清晰带着毛刺边的口哨响起,吸引着小孩子的注意。一个个也爬上柳树折断柳枝一声声响起,响应着寂寥的夜幕,回荡在空虚的心里。……
  
  豆瓣上,兜兜;“永明,对不起,不知该怎么说。怎么说又都是多余的,我只能重复着说抱歉。他还是跑了,他曾经说过我和他不适合。我不听,从很小我就喜欢他,而他心里只有。跑了,无声无息。我一辈子都在追他,就好像你一辈子都在等她一样。也许这就是宿命!”
  
  “最后,我还是会追。总有一天我会追到他心里。等那一天我会回到昆明见你一面。”
  
  李永明看完后,微微一笑,又摇摇头。
  
  ……
  
  六年前的中午,李永明和易如照下了这张照片,七年前,两人彼此相互吸引。谈着理想与兴趣,李永明希望能够踏踏实实的过日子,易如希望能遨游世界,到外面留学。
  
  五年前,易如离开了昆明,这一走就是五年。
  
  李永明的俩侄女为了挣个玩偶互相打斗,李永明的父亲和他分别抱起一个,经过调解,两个小丫头又手牵着手高高兴兴的去玩了。父亲拿起那个被遗弃的玩偶时,一时感慨说道。
  
  “这人啊,有时候就跟这玩偶一样。”
  
  李永明身躯一震,抬起头看着父亲满头的银丝,那刻他明白了。
  
  明白的不算太迟,人生这条路上牵扯太多,作好自己却又很难。正如李永明永远再等,黄斗永远再追,英俊的流浪歌手永远在逃一样。
  
  麦片在英国生活的很好,那个女孩和原来的男朋友结束了,和麦片在一起。耳朵旁似乎又想起了麦片那奸诈的嘎嘎笑声,无声的笑容,在感慨被麦片抢走老婆的那个男的。
  
  在去报社的路上,李永明依稀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等了多少。那个身影两边是一个和一个小孩。彼此依偎,面带笑容。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