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杂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写景散文
世俗评说
乱弹八卦
处世之道
影评书评
诗歌日记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藏头诗
心情日志
伤感日志
网络日志
情感日记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
弹指江湖
青春校园
百味人生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百味人生 >

一路往南,伤过境迁

时间:2013-10-20 12:51:40 作者:驭飘
庄怡欣爱上了阳光、潇洒的大男孩傅雨峰,可是由于姗姗的原因,最终傅雨峰走了,庄怡欣和追她的男孩王哲渐渐好了起来,可是最终当听到姗姗告知庄怡欣真相后,庄怡欣做出了决定
     

  (一)
  
  庄怡欣遇到王哲是在学校旁边的一家书店里。八月的夏天,晴空万里,天上没有一丝云彩,把地面烤得滚烫滚烫;一阵南风刮来,地面卷起一股热浪,火烧火燎的让人感到窒息。庄怡欣穿着浅蓝连体裙,手撑着一把太阳伞,去书店买一个耳机。
  
  王哲在书店里面拿着两本书和老板正在商量,不够的钱能不能先欠着,晚上回来再给,老板没有答应。庄怡欣拿了耳机之后,看到此情况,心里偷笑了一下,然后很大度的说:“还差多少钱?”“十元”“好吧,我替他给你。”王哲转过脸来,双手合十的朝庄怡欣拜谢,“,你把电话给我,我明天还你钱。”庄心怡付完钱后说了句不用,把耳机装进包包里,然后撑起太阳伞就离开书店了。
  
  走在火热的阳光下,但庄心怡不错,想想刚才的那个大男孩和老板商量的场景,尴尬的表情,庄心怡不禁嘴角挂起一丝弧度,咧开嘴笑了。
  
  肯定是有急事,看样子那两本书对他挺重要的,庄怡欣想着。然后就听见了傅雨峰的声音。
  
  傅雨峰的电动车停在学校门口,他站在一旁,食指和中指间夹着烟,并弹着烟灰,背后灰色的背景显得他很潇洒,很好看。
  
  “怡欣,下次出来喊我载你,这么热的天,看看你脸上都出汗了。”说完,傅雨峰把手上的烟头扔掉,走过来从口袋里掏出纸巾递给庄怡欣,同时用手刮了庄怡欣的鼻子。
  
  庄怡欣爬上电动车,然后不快不慢的行驶在校园绿茵的道路上,双手搂住傅雨峰的腰。
  
  
  
  傅雨峰的名字总能给庄怡欣带来,带来温暖,就像清澈的湖水,不掺有一丝杂质。同时,傅雨峰阳光开朗的性格,清俊的脸庞,飘逸有型的长发,再加上在学校里总是给人一种很潇洒的感觉,学校里很多女生都很喜欢这样的帅哥,经常会借投稿的名义和傅雨峰接近,有时投稿竟然会变成情书。傅雨峰身为学校文学写作协会的编辑部部长,刚开始的稿件都要审的,然而后来由于质量变了,就先让庄怡欣过第一遍进行筛选,然后傅雨峰再看,决定上不上报。每一次傅雨峰都会拿几十篇稿件,然后递给庄怡欣:“好多女生的真是不堪入目,还动不动学别人写情书,哎,风气日下啊。给你看看,说不定有好的,以后你可以学习学习哦。”
  
  而庄怡欣总是头一甩,不屑的说:“切,我才不稀罕呢。”然后把稿件装入自己的包包里。
  
  
  
  傅雨峰在学校旁边开了一个小的快餐店,主要是套餐和饮品,针对学生的,餐厅里有一个书架,同时里面有十几张桌子,平时吃饭的不是很多,但是经常会像咖啡厅一样,会有一个人单独来喝饮料的,也有情侣来消磨的。
  
  庄怡欣就是和宿舍的同学周琪琪来吃饭的时候认识的傅雨峰。
  
  
  
  傅雨峰把庄怡欣送到宿舍楼下,然后看了看庄怡欣手腕上的手表说:“都三点了,你回去休息会,等会还有选修课呢。”
  
  庄怡欣走进宿舍楼,在二楼的转角处,侧着身子,透过玻璃,看着傅雨峰骑着电动车慢慢的消失在视线当中。
  
  庄怡欣蹲下,左手去抚摸了一下右手手腕上的手表,阴影中,两眼突然酸涩起来,她想起第一次见到傅雨峰的时候,她也见到了和这块表一模一样的另一块。
  
  
  
  (二)
  
  2005年9月,庄怡欣独自一人来到北方的这所大学,虽说是个一所本科院校,但学校远没有她想象中的漂亮,破旧的宿舍甚至让她有点难以接受。
  
  她掏出自己从老家带来的特产分给宿舍的姐妹,心想,这或许能给大家一个好的印象。
  
  看来,效果真的不错。很快,她就和宿舍的姐妹玩到一块去了。
  
  “今天我和傅雨峰聊了好长一会,发现他真是太帅了!”周琪琪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得意的说。
  
  “傅雨峰是谁?”庄怡欣瞪着大眼,好奇的等着周琪琪往下说。
  
  “啊,傅雨峰你都不知道!”周琪琪立马把二郎腿放下来,用手指着庄怡欣,“他去年大二时就出名了,听说当时他写的被好几个杂志社都发表了,其中一个挺出名的杂志社还要与他约稿,要长期合作呢。可有才了,而且他又是学生会策划部部长,经常搞一些活动,酷的不行哟!”
  
  其实,这些庄怡欣都知道的。虽然自己性格有些内向,但是宿舍、班级里好多八卦的同学还是会把这些消息或多或少、零零散散的传到自己的耳朵里。
  
  在她的脑海里:傅雨峰,有才,潇洒,帅气但有些孤傲,有点特立独行,女朋友是学生会主席。
  
  后来庄怡欣经常从周琪琪的口中听到傅雨峰三个字。其实,庄怡欣是见过傅雨峰一次的。周五的一次晚会,中途的时候,傅雨峰骑着电动车载着那个女孩离开了会场,而后座的那个女孩似乎无视周围的一切,包括所有人的眼光。
  
  庄怡欣在人群里看着傅雨峰远去的背影,看着这个留着稍稍长发显得很潇洒的男孩。可是在她的眼里,他更像是一个孩子,眼神有别人看不出的紧张和胆怯。
  
  她觉得这眼神熟悉。
  
  
  
  第一次去傅雨峰的餐厅,正是深秋时节,庄怡欣挽着周琪琪的胳膊,两人从学校出来,沿着马路往餐厅方向走去。马路两边梧桐树的枯黄落叶被风卷起,在空中打着旋儿,刚刚落下又被卷起。
  
  “我今天生日,问问他们餐厅有没有什么优惠。”
  
  “得了吧,小餐厅按你说的人均消费才二十不到,还给你优惠,做梦呢吧。”庄怡欣用鄙夷的眼光瞅着周琪琪。
  
  “试试呗”
  
  两个人在餐厅坐下后,问服务员生日有没有什么优惠,服务员摇了摇头说没有。然后周琪琪有点失望的点了套餐。可是几分钟过后,一份意外的惊喜。
  
  “刚才我在旁边听说你们有人过生日是吗?”傅雨峰走过来,弯下腰问庄怡欣。
  
  “是的,是的”周琪琪抢着回答,“我今天生日,有没有什么优惠啊?”
  
  “正好我这边也有日,我正准备做条鱼呢,不知道你们喜欢吃鱼不,我送你们一份。”
  
  “喜欢,喜欢,谢谢啊”周琪琪盯着傅雨峰看。
  
  “那好,你们稍等一会啊”傅雨峰点了个头,然后就走了。
  
  “哈哈,他就是傅雨峰,帅吧,还会做鱼,真是太好了。”周琪琪很得意的对庄怡欣说。
  
  约莫20分钟,傅雨峰系着一个白色的围裙端着一盘菜过来。
  
  “美女,这个是我刚做的糖醋鲤鱼,我手艺一般啊,送给二位,不要嫌弃,祝您生日快乐,等会有什么需要喊服务员就行了。”
  
  “好的,谢谢,非常感谢。”周琪琪接过菜。
  
  约莫十多分钟,庄怡欣去找洗手间,走到餐厅的角落的时候,一转弯,餐厅还有一张桌子,桌子上也有一道糖醋鲤鱼,还有一块手表,而此时一对情侣在吃饭,男孩正在吻女孩的额头,而这个男孩正是傅雨峰,但这个女孩却不是上次晚会见到的学生会主席。
  
  庄怡欣很尴尬,脸都开始红了。
  
  傅雨峰注意到了,“美女,你有什么需要么,是不是我做的鱼不好吃啊?”
  
  “不是,不是”庄怡欣有点结巴。
  
  “那你是找洗手间的吧?”
  
  “嗯,嗯”庄怡欣直点头。
  
  “你方向走反了,回头往前走就看到了。”
  
  庄怡欣匆匆的走了。
  
  
  
  (三)
  
  庄怡欣没有把上次看到的情况,自己尴尬的场景告诉周琪琪。
  
  这一次,庄怡欣一个人去的傅雨峰的餐厅。
  
  傍晚十分,天气非常凉爽,偶尔一丝微风吹过,会有一点凉意。庄怡欣身穿白色打底衫蕾丝长袖上衣,下身穿蓝色牛仔裤,配上白色匡威帆布鞋,她还特意的把头发散了起来,这样显得很文雅,很清纯。
  
  餐厅里面人不多,一对情侣在吃饭,还有两个单身分开坐的,一人拿了一本书点了一杯饮料在看书,庄怡欣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从书架上拿了一本《行者无疆》,点了一杯奶茶抹绿,坐了下来。
  
  庄怡欣并没有看书,只是把书放在了桌子上,喝了两口饮料,然后就两眼看着外面发呆,时不时扫视一下整个餐厅。
  
  “Hello,美女,你喜欢余秋雨的书么?”傅雨峰从餐厅里的小屋里出来看到一位庄怡欣桌上放的书说。
  
  “恩,我比较喜欢看他的散文。”庄怡欣被外来的声音打断了凝神思考的妄想。“不好意思,我听你这的着迷了。”
  
  “我的书架上以前放了好多散文书籍,但是没人看,我都换了好多,看看现在都是一些小说之类的的了。”傅雨峰指着书架说。
  
  “呵呵”庄怡欣有些紧张显得。
  
  “你之前是不是来过,我好像见过你。”
  
  “之前来过一次,和同学一起。”
  
  “哦,我想起来了,过生日是吧那次。”傅雨峰用手点在脑袋上。
  
  “是的。”
  
  “我可以坐下么?”傅雨峰指着庄怡欣对面的沙发说。
  
  “当然可以,这个餐厅都是你的。”庄怡欣笑了。
  
  “我很少在店里面看到有人看散文的,以后我可以跟你讨论讨论么,如果你喜欢散文的话,我这有好多,还有一些不错的小说,可以借给你看,不过你要跟我分享。至于这音乐,是我最喜欢的,披头士的。”
  
  所以,后来庄怡欣在这个的尾巴上看了《文化苦旅》、《借我一生》、《霜冷长河》、《千年一叹》等,这些都是傅雨峰的私人收藏。同时,傅雨峰还把自己最喜欢的披头士的专辑借给了庄怡欣。
  
  庄怡欣渐渐和傅雨峰熟了起来。
  
  没有课的时候,庄怡欣就过来给傅雨峰帮忙看店,没事的时候两人一起互相讨论文学,讨论音乐,讨论电影。有时小说里的一些悲伤情节会让庄怡欣心里堵的难受。
  
  而傅雨峰心情好的时候,就会亲自炒几个菜,两个人在餐厅的小角落里,听着披头士的音乐,开上一瓶红酒,有时拿上几罐花啤酒,庄怡欣看着傅雨峰炒菜的动作,开酒的动作,心里乐开了花。
  
  喝多了,傅雨峰就在小屋里的沙发上躺一会,看电视,而庄怡欣自己就负责收拾桌子上的残局。倒掉剩菜,把两个人用的餐具刷的锃亮。傅雨峰总是说让服务员收拾,可是庄怡欣说这些餐具是他们自己用的,以后自己还要用,怕服务员刷的不干净,就自己动手。
  
  等一切收拾完后,庄怡欣会泡上一杯铁观音端给傅雨峰,然后躺在沙发上陪傅雨峰一起看电视。看着傅雨峰睡觉的样子,庄怡欣突然很想去牵住他的手。
  
  可是,她还是有点胆怯。
  
  后来,当她鼓起勇气准备伸手的时候,傅雨峰突然坐了起来,抱住庄怡欣之后嘴巴就贴到了她的唇。
  
  不经意间的一个动作,却像是演练了无数次一样。庄怡欣有点眩晕,心跳的飞快。
  
  可是,庄怡欣才喝了一杯酒,酒不醉人人自醉。
  

  
  
  
  (四)
  
  王哲叫住庄怡欣的时候,庄怡欣对眼前这个大男孩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来在哪里见过他。“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庄怡欣愣愣的说。
  
  “你真不记得我了?上次在书店,你替我垫付了10元钱。”王哲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
  
  “哦,上次你穿了一身篮球服,认不出来,不好意思啊。”
  
  距离上次的事情已经过了半年了,现在俨然已经是冬天了。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然是一个学校的。
  
  王哲显得有些尴尬,脸色有点泛红,看起来有些小帅,回想起当时的场景,王哲真是有点无地自容。
  
  为了感谢庄怡欣,王哲请她去吃火锅--澳门豆捞。
  
  上档次的餐厅,漂亮的环境,菜也不错。王哲吃到辣锅里的花椒,然后张着嘴左右甩头,跟拨浪鼓似的,看着跟个小丑似的王哲,庄怡欣用手轻轻拍了桌子说:“你能不能吃慢点啊,我又不跟你抢。”
  
  王哲皱了皱眉头说:“还不是跟你一起胃口好啊,才吃到花椒的。”
  
  庄怡欣不再说什么,低头吃自己碗里的金针菇。
  
  从澳门豆捞出来,两个人坐了一个小时的公交才回到学校。可是在公交车即将到达学校的时候,庄怡欣透过窗户,看到傅雨峰的餐厅今天没有开门,庄怡欣心里开始疑惑起来。
  
  夕阳已经落下,偶尔会有一丝凉风,天已经开始转黑了,庄怡欣把脖子上的围巾多缠了一圈后往后搭了一下,下了公交车后,她告诉王哲说自己还有事,让他先回去了。
  
  庄怡欣从包包里掏出电话,给傅雨峰拨了电话。
  
  “喂,餐厅怎么关门了,你人去哪了?”电话刚接通,还没等傅雨峰开口,庄怡欣就先问。
  
  “有点事情,就把门给关了,没什么大事。”
  
  “你在哪呢?”庄怡欣的口吻加重了。
  
  “我在医院,姗姗出事了。”傅雨峰的语气显得很沉重。
  
  姗姗就是上次在餐厅傅雨峰亲吻的女孩子,而那个学生会主席,只是工作上的关系,跟兄弟似的。
  
  “姗姗怎么了?”庄怡欣的语调一下子降了下来。
  
  “行了,你别问了,我这还有事,回去再给你说。”
  
  傅雨峰挂了电话,听到嘟嘟的声音后,庄怡欣在原地楞了好半天。她见过几次姗姗,每次姗姗来的时候,傅雨峰都不会开门。
  
  他们在餐厅的小屋里吃饭,喝酒,划拳,啤酒瓶经常被踢的很远,喝多了傅雨峰就躺在姗姗旁边,像个胆怯的孩子。
  
  他是喜欢她的吧,不然也不会那么的宠溺着她。
  
  有一次,庄怡欣在餐厅的最角落的位置问傅雨峰:“你喜欢姗姗吧?”
  
  傅雨峰没有回答,眼神忽然暗淡下去,他说:“怡欣,有些事情我们始终无能为力。”
  
  庄怡欣不能理解傅雨峰说的话的意思,但她很笃定,傅雨峰和姗姗之间肯定存在着某种特殊的。
  
  或许那就是爱吧。
  
  
  
  (五)
  
  庄怡欣打出租车来到了医院,看见傅雨峰正在走廊的尽头抽着烟,来回的走着,头发不再飘逸,倒是显得有些蓬乱。
  
  庄怡欣走过去摸了摸傅雨峰的头,说:“看看你,头发都没梳吧。”
  
  傅雨峰没有说话,手里的香烟再一次被放到嘴里狠狠的抽了一口。
  
  “傅雨峰,到底怎么了?”庄怡欣的眉头紧张起来。
  
  “姗姗宫外孕了,现在在做手术,情况不是很好,不知道能不能扛的过去。”
  
  庄怡欣怯生生的盯着傅雨峰,他眉头紧皱,眼神里充满了迷茫和恐惧。庄怡欣走上前,用右手拉住傅雨峰的左手安慰他:“没事的,姗姗会没事的。”
  
  三个多小时候手术结束,幸运的是姗姗战胜了死亡之神,傅雨峰和庄怡欣一起走进病房,姗姗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很虚弱,头发散乱的搭在枕头上。
  
  傅雨峰走过去,坐到床边,把姗姗的手拿起来,放在自己的掌心轻轻的抚摸。他的嘴里念念有词,可是庄怡欣听不清。
  
  她站在他旁边,看着他对姗姗呵护备至,心里面感觉到一丝丝的酸楚。
  
  她悄悄的退出病房,而傅雨峰并没有注意到。站在走廊里,透过虚掩的门,她看到傅雨峰的背影,像是回到了从前。
  
  她的心理有一点点失落,那些最美好的时光,他都没有同她分享。而再过一个小时,就是庄怡欣20周岁的生日,说好的傅雨峰会给她一个惊喜。
  
  从医院出来,夜沉寂的有些吓人,庄怡欣听的见自己的手表里的秒针滴答滴答的走着,黑色笼罩着这个世界,她感觉很无力,茫茫的街头,除了昏暗的灯光,就是马路旁的香樟树被风吹动的声音。
  
  庄怡欣打车回到学校后,在一个角落里蹲下了,没过两分钟,手机收到短消息,来自于王哲:“生日快乐!”她把手机又放到包包里,把脖子上的围巾再次缠好,心里酸酸的感觉。
  
  她准备起身去走走,往餐厅的方向走走。迎面碰到王哲和他的几个同学。
  
  “庄怡欣?你一个人去哪里?”王哲用着疑惑的眼光看着面前这个显得十分憔悴的女孩。
  
  “没事,我就想出来走走。”庄怡欣挤出一个笑容。
  
  “到你生日了,生日快乐啊。”
  
  “谢谢”
  
  “看你好像不舒服,是不是生病了。”说完王哲伸手去摸了下庄怡欣的额头。
  
  站在一旁的其他同学就开始起哄。
  
  “小哲,她是不是你上次说的拔刀相助的那个女孩,很漂亮啊。”
  
  “看样子你们挺熟的嘛。”
  
  庄怡欣推开王哲的手,然后有点生气的说:“我没不舒服,只是想出来走走而已,我有事,先走了。”说完,庄怡欣便往前走了。
  
  走到傅雨峰的餐厅的时候,庄怡欣停下来了,在旁边的一个角落里,背对着满墙的爬山虎和金银花,蹲下,想着曾经他们两个会在这撑一把大伞,下面放一张桌子和两站椅子,然后喝着饮料,随心所欲的畅谈,看着旁边的爬山虎和金银花,问着花所带来的香味,无比的美妙,想着想着眼睛就泛红了。
  
  庄怡欣蹲在地上,胳膊架在膝盖上,头低着,偶尔肩膀会扑簌簌的抖动。
  
  一会庄怡欣感到旁边有光,抬起头一看,正是王哲拿着一根蜡烛站在庄怡欣的旁边。
  
  “生日快乐!”王哲说:“不用说什么话了,闭上眼睛许愿吧。”
  
  庄怡欣的泪水再一次在眼眶里打转,闭上眼睛,她不知道自己该许什么愿望,然后就睁开了眼睛,看见了王哲魔术般的拿出了一个白色的熊娃娃。这一刻,她落泪了。
  
  
  
  (六)
  
  傅雨峰失踪了。
  
  庄怡欣坐在餐厅外面的爬山虎旁边的椅子上,拨打着傅雨峰的手机,一直是关机。餐厅还是那个餐厅,可是人却换了,餐厅由以前的中餐即将变成火锅。
  
  她坐在那里,看着满墙绿色的爬山虎以及金银花,想起某个黄昏,她和傅雨峰面对面坐着看着大自然的风景,天边有红的刺眼的晚霞,落日在黄昏中像一颗熟透的蛋黄。
  
  那个时候庄怡欣问傅雨峰是不是喜欢姗姗。
  
  而傅雨峰没有给出答案,如今有些答案却不攻自破了。
  
  庄怡欣问现在的老板关于傅雨峰的下落,老板摇摇头说:“不知道,他只说缺钱,就低价把餐厅转让给我了。”
  
  庄怡欣想不明白,她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着装修工人进进出出,里面的好多东西都一个一个的给换掉了。再过两天,这里将彻底的变成火锅店。
  
  庄怡欣打听了姗姗的下落,得到的是姗姗第二天就被学校开除了,那一刻,她有些眩晕,她知道肯定是因为姗姗,傅雨峰才失踪的,甚至都没有告诉她去了哪里。她恨姗姗。
  
  姗姗后来找过庄怡欣,在她宿舍楼下喊了好多次,庄怡欣躲在宿舍里没有理会,或许她的心里还在记恨。
  
  姗姗来过几次之后也就作罢了。或许,事到如今,所有的解释都已经不重要了。
  
  
  
  王哲倒是频繁的出现在庄怡欣身边,仿佛是她的影子,整天围着庄怡欣转。他陪她去餐厅吃火锅,两个人点了好多菜,桌子都没够放。
  
  那天晚上,他们喝了整整一箱啤酒,两个人都喝的伶仃大醉。
  
  看着热闹的火锅店,这里已没有从前熟悉的身影。傅雨峰再也不会像从前一样做一桌子菜叫庄怡欣吃饭了。
  
  庄怡欣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她揉揉鼻子说:“王哲,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喝高了的王哲露出一排牙齿,把刚刚放进锅里的藕片夹起来嚼得咔咔作响。
  
  “因为上次你帮了我大忙啊,那天我妹过生日,我光顾着玩给忘了,答应了送她礼物的,她最喜欢三毛的书了,所以当时我路过书店就要买给她了,要不回去我这当哥的说话不算数了。”
  
  “我可没想那么多,当时只是看你一个大为了几块钱和老板商量,肯定是有急事,看你挺尴尬的,就帮你垫了,其他人我也会的。”庄怡欣微起来。
  
  “那你想我怎么样?”王哲趴在桌子上,双手托着下巴,两只眼睛瞪的浑圆,“要不以身相许吧?”
  
  听到王哲的话,刚刚喝一口白开水的庄怡欣一下就喷了出来。“谁要你以身相许啊,我心里面早就有人了。”
  
  “是傅雨峰吧?可是他都不肯联系你啊。”王哲开始严肃起来。
  
  是啊,在庄怡欣的心里面一直有个位置是留给傅雨峰的,可是他从来不肯住进去,他总是把她当妹妹一般对待,他说:“怡欣,来,后面坐。”
  
  她就坐上去,从后面抱住他的腰,那一刻,她是的。她多么希望就这样抱住傅雨峰再也不分开了。
  
  即使傅雨峰不喜欢她,可是她也沉迷于这样的时刻,至少在那一刻,他们是靠的那么近。
  
  可是,王哲说的对,傅雨峰都不肯联系她了。
     
  
  
  (七)
  
  大学毕业后,庄怡欣在一家公司里面做策划,每天忙的像一枚陀螺。而王哲则在一家酒店做见习经理,他的父亲就是酒店的老总。
  
  现在王哲和庄怡欣俨然已经是一对情侣了,庄怡欣甚至去酒店见过王哲的父母,并在家里做客。王哲的父母都很喜欢庄怡欣,王哲的妈妈总是拉着庄怡欣的手说:“小哲这孩子哪里都好,就是太过于老实了,你以后要多照顾小哲啊。”
  
  庄怡欣并不喜欢这种太迅速的关系,她只是笑笑说:“阿姨,我们会好的。”
  
  庄怡欣每次去找王哲的时候,王哲总是会让庄怡欣辞掉工作然后到酒店里跟他在一起上班,说她工资少,问她够不够花,并拿出钱包给她钱,庄怡欣每次都不要,然后还说:“你有钱啊,当初连买书的钱都没有,我还给你垫10块呢。”
  
  王哲总是会哼唧一声,抗拒那只是意外。
  
  偶尔,庄怡欣还是会去傅雨峰曾经的餐厅看看。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傅雨峰还是会回来的。
  
  一个人坐在灯火明亮的火锅店里吃着辛辣的大白菜,辣的她直流眼泪,她觉得这种感觉很好,痛快淋漓。
  
  下班回到家之后,庄怡欣会躺在床上听着披头士的音乐,看着傅雨峰给他的书。她想起当时傅雨峰曾经借给给披头士的专辑时候,后来她还给她的时候夹了张纸条,那时她写给他的情书。
  
  “傅雨峰,我喜欢你,你会喜欢我吗?”
  
  
  
  可是后来,她得到披头士的专辑的时候发现傅雨峰并没有给答案。
  
  曾经单薄的暗恋一个人的时光又又美好。只是她曾单纯的以为她把傅雨峰占为己有了。
  
  可是,他从来没有属于过她。
  
  
  
  (八)
  
  收到姗姗的短信时,这所城市已经开春了。庄怡欣和王哲已经订过婚了,准备在五一结婚。
  
  两人相约在街角的一家咖啡厅见面,“庄怡欣,我想告诉你一些事情。”姗姗在见面时说。
  
  姗姗看上去比以前成熟了,但是看上去却一脸的落寞。
  
  进了咖啡厅后,她点了两杯卡布基诺,然后说:“庄怡欣,你知道傅雨峰去哪里了吗?”
  
  庄怡欣喝了口咖啡,然后看着姗姗,摇摇头。
  
  “他,进了监狱。”姗姗尽量把话说得风轻云淡。
  
  听到这话后,庄怡欣的腰立马挺的笔直,她的心狠狠的震了一下,心里一抽一抽的难受。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么阳光的傅雨峰竟然进了监狱。
  
  那天,姗姗告诉了庄怡欣一切真相。原来,傅雨峰是喜欢庄怡欣的,而且给她准备了生日礼物,是一首专辑叫《Iwillbetherefouyou》,也是庄怡欣曾经告诉傅雨峰说她很喜欢这首歌,只是找不到原版,这是给她曾经问他问题的答案,可是却出事了,没有送上。
  
  姗姗和傅雨峰是重组家庭,姗姗是傅雨峰的妹妹,从两个家庭搬到一起时,她就对这个男孩有了好感,可是,她知道,这是不会有结果的。
  
  傅雨峰很疼惜妹妹,甚至有些溺爱。就在姗姗18岁生日那天,傅雨峰是买了块名贵手表送给她的,可是她不在乎,她要傅雨峰的一个吻,傅雨峰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而后来,姗姗发现,傅雨峰喜欢庄怡欣。她害怕失去他。
  
  “那你那次手术不是因为傅雨峰对吧?”庄怡欣的眼前一片昏暗,脑子里排山倒海都是曾经的过往。
  
  姗姗点点头,眼泪悄无声息的滑落下来,“对不起,怡欣。”
  
  那次手术是因为姗姗一次过来看到庄怡欣的车上,并搂着傅雨峰的腰,赌气回去喝酒,然后和追她的一个小混混上了床。
  
  她想,这样也许可以刺激到傅雨峰吧。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她出院后,她的哥哥找到了那个小混混,并打了架,最后拿了碎啤酒瓶捅了他,还好不是很重。
  
  傅雨峰后来被抓,被判了三年。
  
  这些没有他的时光,庄怡欣几乎要将他忘记。她想,以后或许可以和王哲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
  
  她心里留给傅雨峰的那扇门,已经轻轻的被她关上了。
  
  然而,事情不是这样的,傅雨峰是喜欢她的。甚至被抓的那一天,他抱着姗姗的时候嘴里喊的一直是庄怡欣。
  
  从咖啡厅出来的时候,拿着专辑《Iwillbethereforyou》,眼睛盯在上面,街头有些冷清,脑子里铺天盖地都是过往的回忆。
  
  “哧哧哧哧哧哧……”路过十字路口的时候,庄怡欣在斑马线等着路灯,可是一瞬间,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人,是傅雨峰,她慌忙的跑了出去。
  
  然而,汽车没有刹住,把她撞了两米远。
  
  
  
  (九)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带着消毒水味的病房里,王哲趴在庄怡欣的床边已经睡着了。
  
  “他一直在医院,从你动手术到现在一直等着,直到医生告诉他你已经没事了他才放心,才一会他在这坐着就睡着了。”护士看到庄怡欣醒来后说,“要不要把他叫醒,手术完后你曾经喊过傅雨峰的名字,他是不是叫傅雨峰啊。”
  
  “不要叫醒他,让他睡会吧。”庄怡欣轻轻的说,并打着手势。
  
  庄怡欣的伤恢复的很快,她没有让王哲一直在医院陪着,让他去上班,王哲每天都会来看她,一天两次,晚上有时会在医院过夜。
  
  医院很多护士都很羡慕这对情侣,看着王哲每天来这么勤,而且拿好多好东西,有时分给护士吃,让他们好好照顾庄怡欣,他们都和王哲很熟了。
  
  一次王哲过来,双手握住庄怡欣的手说:“你差点把我给吓坏了!”
  
  庄怡欣用另一只手抚摸王哲的头说:“傻瓜,我现在不是没事了么。”
  
  “答应我,以后要好好的,不能再出事了,要不然我可怎么办。”说着说着,王哲两眼泛红。
  
  “嗯”
  
  “你喜欢我吗?”过了一会,庄怡欣问王哲。
  
  “我闭上眼睛都会浮现你的身影,我怎么能不喜欢你呢傻瓜。”王哲这时笑笑,用手刮了一下庄怡欣的鼻子。
  
  这个动作庄怡欣很熟悉,曾经傅雨峰这样做过。
  
  “可是,对不起,我听护士说我醒之前喊过傅雨峰的名字。”
  
  王哲的脸上飘过一丝失落,看得出来,他还是在乎的。过了这么久,他以为庄怡欣会慢慢的把傅雨峰忘掉,自己对她加倍的好,就可以占据她的心。
  
  可是,庄怡欣的心里面还是只有傅雨峰。
  
  
  
  (十)
  
  庄怡欣在这个春天去了厦门。
  
  她最终没有和王哲完婚,因为她觉得这样对王哲不公平,于是她选择了提前出院,而王哲不知道。
  
  在离开石家庄的前一天,暴雨倾盆,她没有和王哲告别。她的包包里装的是傅雨峰给她的书还有几张专辑。
  
  这些都是他们曾经的见证,是他们的过程。当她收到姗姗的短信,她的一瞬间就清晰了。
  
  短信很简洁:傅雨峰出狱了,在老家厦门。
  
  她盯着手机屏幕看,眼睛酸涩的厉害。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傅雨峰的身影,他站在风里朝她笑笑,说:“怡欣,来,后面坐。”
  
  她下意识的去抓傅雨峰的手,可是漆黑的房间,她扑了个空。
  
  登机的前一刻,她想给王哲发条信息,可是想了半天,最后只是发了三个字:对不起。
  
  那一刻,王哲突然想到了庄怡欣,他左手驾着方向盘,右手去触摸电话,正好此时信息来了,他收到了,他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他准备打给庄怡欣,刚拨通的那一刻,“咣当……”迎面撞来一辆大卡车,手机飞了,而他躺在了车里,永远。
  
  而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庄怡欣的“对不起”三个字的含义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