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杂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写景散文
世俗评说
乱弹八卦
处世之道
影评书评
诗歌日记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藏头诗
心情日志
伤感日志
网络日志
情感日记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
弹指江湖
青春校园
百味人生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故事新编 >

金三角迷雾

时间:2013-10-20 12:52:09 作者:金色女子
美斯乐村位于海拔 1300 米的美斯乐山上,振中的家在美斯乐镇的最西头。门前有一条小河,清亮的河水从密林深处流出来,一年四季,源源不断。 这天,吃过早饭,振中带着他的两条爱
     

  美斯乐村位于海拔1300米的美斯乐山上,振中的家在美斯乐镇的最西头。门前有一条小河,清亮的河水从密林深处流出来,一年四季,源源不断。
  
  这天,吃过早饭,振中带着他的两条爱犬:琪琪和贝贝,向密林深处走去。他要趁着暑假好好玩玩。
  
  茂盛的亚热带植物,把窄窄的山路遮盖的严严的,需要两手不断地扒拉才能过去,高大的树木枝叶茂盛,遮天蔽日,几乎看不到蓝天,几缕阳光从缝隙里射进来,仿佛一条条金线,穿行在绿丛中,闪闪发光,把叶子衬的更绿,花儿映的更红。
  
  今天是咋了?琪琪和贝贝一反常态,极力的想挣脱束缚,拖着他拼命地向左边的岔道奔去。他身不由己随着它们左拐右绕,来到了一片开阔地。映入眼帘的是一道悬崖,一条瀑布从上面飞泻而下,白的水帘被悬崖上突出来的岩石分成几股,冲入悬崖下的水潭里,然后,蔓延开来。
  
  琪琪和贝贝冲着水潭不住的狂吠。咦!那是什么?振中发现一件紫色的衣服漂浮在水面上,不对!好像是个人吧?他急忙从附近找来一根长树枝,把那个紫色的衣服拔了过来,哎呀!一具女尸!吓得他跳起来,一下子把树枝扔的远远地,心咚咚直跳。
  
  等他冷静下来,急忙掏出手机,给镇上的警署打了电话。
  
  负责此案的是警署的警长,叫郑钧。
  
  死者是镇上迷你歌舞厅的舞女,叫娜娜,经法医鉴定,胃里有酒精残留物,系窒息而死。水潭四周,脚步杂乱,不远处,有车轧过的痕迹,看车辙,像是本田。,显然,这里不是第一作案现场。凶手是想伪造一个落水而死的假象
  
  无疑,这又是一起与毒品有关的案子。虽说现在“金三角”有关各方宣布停止种植罂粟,但以坤沙为首的大毒枭他们的余孽还遍布在“金三角”的各个角落。地下毒品交易还在肆虐。
  
  美斯乐的夜是迷人的,街道两旁是鳞次栉比的商店、温馨的茶馆、霓虹闪烁的舞厅、高档的酒店、还有诱人的酒吧,灯火辉煌,竞相争彩,可辉煌的背后隐藏着多少罪恶?无人知晓。
  
  迷你歌舞厅,郑钧身着便衣,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慢慢的品着咖啡,舞池里,一对对舞伴忘情的旋转,“郑大警长,哪阵风把你吹来了?!”老板娘林宜款款走来,“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郑钧笑了笑:“只是过来放松放松,你忙你的。”据观察,迷你歌舞厅还算安分,没有什么过激行动,这里的老板娘,本分、守法,不卑不亢,但却给人一种神秘感。
  
  一曲终了,舞伴纷纷散开,郑钧来到舞女倩倩的面前,随手叫了两杯威士忌,递给倩倩一杯,“可以谈谈吗?我是为娜娜的事来的。”郑钧开门见山。“当然可以,”一提到娜娜,倩倩眼圈就红了。她说,娜娜15岁就失去了父母,一个人无依无靠,受尽了磨难。她的父亲是原93师的一个连长,因为不愿意参与贩毒,得罪了某些人,被陷害致死,她的悲伤过度,也随父亲去了。因此,她心里充满了仇恨,尤其是对毒品,深恶痛绝。
  
  失去父母的娜娜一下子从天堂跌进了地狱,她成了无依无靠的孤儿,悲伤之余,她仿佛一下子长大了,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消失了,在她小小的心灵里,盛满了恨,她恨这个世界,恨所有的一切。所幸的是,她父亲的战友收养了她,可她不想寄人篱下,不到一年,她就退学了,她要自己养活自己。可她一个小姑娘家,又没有文凭,能干啥呢?最后,不得已,当了一名舞女,她看似放荡不羁,内心里却有她做人的准则。
  
  “那她平时都和哪些人来往呢?”郑钧问。
  
  “她和我最要好,她几乎没有什么朋友,来往的也只是来这消遣的那些人。”
  
  “那她和谁来往最频繁呢?”
  
  “她经常和黑豹他们在一起。”
  
  “黑豹?”
  
  “那是他的绰号,真名叫什么,我也不知道。他们还经常带她去乐天酒吧。对了,娜娜死的那天晚上就去那儿喝酒了。”
  
  这时候,乐声响起,“有空再聊,”倩倩站起来,向舞池走去。“你忙,有再来请教。”郑钧结完帐,向门口走去。
  
  “这就走了?警长,不再坐会儿了?”老板娘不知从哪儿幽灵似的闪了出来。
  
  “我还有事,先走了,有时间再来光顾。”
  
  “您慢走,欢迎再来!”老板娘一直把他送到门口。
  
  二
  
  振中一个人躺在床上,眼睛瞪着天花板,一动也不动。天慢慢黑了下来,妈妈几次催他吃饭,他都没动,他说不饿,吃不下。早上的一幕,深深的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当时由于害怕,没敢细看。死的原来是娜娜,是他的初中同学,还是同桌。娜娜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聪明,善解人意。他对她情有独钟。可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娜娜的父母相继去世,天塌了,娜娜也不再上学,继而沦为舞女,那么好的一个姑娘,可惜了。他曾找过她几次,让她别再干这个,她对他态度冷淡,不理不睬,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度。从此,她的影子慢慢的淡出了他的视野。
  
  今天居然看到了她的死,而且死的那么惨,他的心里隐隐作疼,她是那么年轻,多好的姑娘啊!都说红颜薄命,难道果真如此吗?苍天呀!你倒是睁开眼看看呀!振中无力的闭上眼睛,沉浸在深深的悲哀中。
  
  乐天酒吧,几个年轻人在喝酒,桌上酒瓶林立,有空瓶,也有没开口的。他们吆五喝六,目中无人,一看就是不务正业的公子哥儿,其中为首的两个,一人拥着一个妖冶的女子,嗲声嗲气,推杯换盏。看样子,都喝得醉醺醺的。
  
  郑钧坐在靠窗的一个位子上,端着酒杯,慢慢的呷了一口,好半天,再呷一口。始终注意着那几个年轻人的动静。“这应该就是黑豹他们吧?”他想。时间差不多了,他端着酒杯,来到这几人的桌上,拉开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几双疑惑的目光齐刷刷的射向他。“你?有什么事吗?”为首的一个不慌不忙的问。“你就是黑豹吧?”郑钧掏出证件放在桌上,一个小子急忙拿起来恭恭敬敬的递给黑豹。
  
  “奥——有何公干?”黑豹把证件还给他,态度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
  
  “这个人你认识吧?”他掏出一张照片放在他面前。
  
  “认识啊!歌舞厅的娜娜,有名的大美人,谁不认识啊!听说自杀了?可惜啊!”
  
  “听说经常和你们在一块喝酒?”
  
  “也不是经常啦,偶尔在一起乐呵乐呵。”
  
  “她死的那天晚上,你们在一喝酒了吧?”
  
  “那天晚上?”他脑子飞快的转动,“没有吧?没有,我有好几天没看见她了,真的。”
  
  “奥,是这样啊!有关她最近的情况你好好想想,想起什么来,立即告诉我。”郑钧站起来。
  
  “一定的,一定配合你。”黑豹毕恭毕敬的回答。
  
  他为什么不承认在一起喝酒呢?难道真的是他?可作案动机是什么呢?仇杀是不可能的。郑钧在屋子里踱来踱去。现在政府严禁毒品,大部分地区转型生产粮食、蔬菜、甘蔗。美斯乐村,现在主要种植茶叶。罂粟的种植量已经降到了最低。毒品交易已不再那么猖狂。但还时有发生。对,一定是触犯了什么人的利益,而杀人灭口,他想。
  
  水潭边,郑钧带着两个助手,想在这寻找蛛丝马迹,想不到却在这碰到了振中,振中把手伸到郑军面前,手心里躺着一枚胸针。
  
  咖啡厅,郑钧和倩倩单独交谈,倩倩说,这没胸针好像是老板娘的。“你肯定?”郑钧问。“对,就是她的,那天她穿一件黑色旗袍,就戴着这枚胸针,很漂亮,我还夸了她呢。”倩倩肯定的说。
  
  郑钧和倩倩出了咖啡厅,碰巧看见老板娘在门口一闪,匆匆走了。
  
  乐天酒吧,郑钧向黑豹摊牌,说有人看见他和娜娜在一起喝酒了,黑豹不得已承认了,说是怕警方怀疑自己,引火烧身。正在这时,助手来电话了,说是倩倩出车祸了,当场死亡,肇事车逃逸。
  
  郑钧急忙赶到车祸现场,倩倩头部受伤,血流满地,郑钧查看了现场,倩倩走在人行道上,并没有横穿马路,怎么会出车祸呢?据目击者说,是一辆黑色本田,车牌号没看清,最后两位数字好像是08。又是本田?他心里一动,会不会是杀人灭口?
  
  看来,杀害娜娜的凶手另有其人。并不是黑豹。
  
  三
  
  林宜,三十七八岁,风姿绰约,很有几分姿色,奇怪,她一个妇道人家,哪来那么多钱开舞厅呢?她的靠山是谁呢?
  
  经过明察暗访,她和原国民党93师的一名营长的儿子关系非同一般,非常密切。毋庸置疑,那名营长的儿子就是她的后台操纵者。
  
  营长的儿子叫腾飞,其父在世时,就极力主张大量种植罂粟,阴险狡诈,因为私下里经营毒品生意,所以,家财万贯,在当地算得上是富人。到他手里,算是子承父业,但国家乃至全世界呼吁禁毒,虽然有所收敛。但他岂肯罢休?警方也在暗中搜集他贩毒的证据。
  
  迷你歌舞厅,郑钧和老板娘,“你这里接连死了两个舞女,你作何感想?”郑钧问。
  
  “是啊!倒霉事全让我碰上了,最近生意好清淡呢!”林宜沮丧地说。
  
  “倩倩有什么仇人吗?”
  
  “这姑娘挺随和的,应该没有什么仇人吧!”
  
  “那你说会不会是故意杀人呢?”
  
  “故意杀人?不会吧?”老板娘心里一惊,眼里掠过一丝惊慌,但很快镇静下来,“不可能,怎么会呢?谁会去杀她?”。但这一掠而过一丝惊慌,也让郑钧捕捉到了。正在这时,郑钧的手机响了,“恩,我知道了,马上去。”他放下手机,急切的道:“我有急事,能不能借用一下你的车,一会给你送回来。”
  
  “行,车就在外边停着。”老板娘爽快的答应。
  
  他来的时候就看见车在外边停着,而且让他吃惊的是,车牌号的最后两位数恰好是08。
  
  他把车开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跳下来,仔细的寻找蛛丝马迹。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什么都没有,车是刚洗过的,什么都没有留下。他有点不甘心,又一寸一寸的从车头摸到车尾,尤其是车下边,就差用篦子篦一遍了。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车下面的一个缝隙里找到了两根发丝,他如获至宝,急忙用手纸包起来,放在兜里。
  
  警署里,郑钧在一根接一根的抽烟,他在等待化验结果,就在他等的不耐烦的时候,助手进来把化验报告递给他,说是和倩倩的血型吻合。
  
  他把烟头往地下一扔:“快!马上集合,迷你歌舞厅!”
  
  迷你歌舞厅,老板娘在挣扎:“为什么要抓我?放开我!我要告你们!”
  
  “局里再说吧!”郑钧慢悠悠的踱进来,“带走!”
  
  审讯室,一开始,林宜拒不承认,等郑钧把那枚胸针拿出来,她的脸刷的一下子变了,没有了一点血色。“,我去歌舞厅的时候,你就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只是觉得你神秘,后来在现场发现了这枚胸针,在咖啡厅,倩倩确认胸针是你的,临走的时候又恰好看到你也出现在那里,哪会有那么巧呢?我心里就感觉不妙,没想到,你为了杀人灭口,制造了一起车祸,但还是晚了,倩倩已经告诉我胸针是你的。如果你不杀害倩倩,我还不能确定,杀害娜娜的就是你,怎么样?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说吧,谁是你的同伙?
  
  “我的歌舞厅是腾飞出资给我开的,表面上是歌舞厅,私下,却是我们进行毒品交易的场所。这么多年,我们小心谨慎,从没出过差错。那天晚上,我们正谈一笔很大的交易,没想到被刚回来的娜娜听了个正着,由于她喝多了,不小心滑了一跤,被我们发现,我们知道她恨毒品,恨那些贩毒的,她会毁了我们,所以,留她不得,那个营长把她掐死以后,我俩用我的车,把她扔到了那个水潭,造成落水而死的假象,没想到还是被你们发现了。”老板娘像泄了气的皮球。“本以为做的天衣无缝,谁知道,惶急中,把那枚胸针丢了,后来,我去找过,翻遍了水潭边的每一棵草,也没找到。我怕倩倩对我不利,就跟踪她,发现她又跟你在一起,就起了杀掉她的念头,谁知,还是晚了一步,反而弄巧成拙。”
  
  不出所料,从地下室搜出很多白粉,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那个营长的儿子理所当然的落入了法网。
  
  顺藤摸瓜,以腾飞为首的贩毒集团全部破获。娜娜如果地下有知,也该瞑目了。
  
  美斯乐公墓,娜娜的墓碑前,放着一束刚采来的鲜花,振中来和她告别,他就要返回学校了,旁边是他的两只爱犬琪琪和贝贝,看着墓碑上她那甜甜的笑脸,他在想:“这里也许是她最好的归宿。”
  
  

------分隔线----------------------------
最新文章
最近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