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杂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写景散文
世俗评说
乱弹八卦
处世之道
影评书评
诗歌日记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藏头诗
心情日志
伤感日志
网络日志
情感日记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
弹指江湖
青春校园
百味人生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天国的紫丁香

时间:2013-10-20 12:52:39 作者:墨守那份爱
题记:丁香树下回荡着今生无法实现的诺言。命运多舛的三个青璁男女,成就了一段浪漫感人的爱情和真挚的友谊。一句善意的谎言,在三个人的心中,深埋下纠葛的种子。当真相大白
     

  题记:丁香树下回荡着今生无法实现的诺言。命运多舛的三个青璁男女,成就了一段浪漫的和真挚的友谊。一句善意的谎言,在三个人的心中,深埋下纠葛的种子。当真相大白之时,这段情缘,却只能在天国再续。
  
  (一)
  
  午夜,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惊醒了梦乡中享受美意的绮梦。绮梦埋怨着,嘴里不停厌烦的念叨,紧紧的蒙上被子,遮住耳朵,不想理会。“丁香花”的旋律在寂寥的空气中幽怨回荡,只撩的她眉头紧锁。无奈的掀开被子,轻揉着惺忪的眼帘,淡淡的愁绪涌来,卷起忧伤的感慨:紫丁花没有开放,你的承诺也没有了结果!一声长长的叹息,眼眶中泛起彷徨的泪花。
  
  短暂的思绪后,收起泪水,绮梦拿起电话,声音带着几分慵懒的埋怨声:“不管你是何方神圣,有事明天再说!”
  
  电话那头,一个话语颤抖,气息微弱的传来哽咽、沙哑的声音:“绮梦!是我!”
  
  电话这头,那刻,绮梦惊诧中失了魂,神情恍惚,心头交织着错杂的,半响冷漠的说道:“是你!我们还有话可说吗?”
  
  电话那头,女人哽咽的声音更加孱弱,呼吸声急促,带着一腔自责:“我知道你一定恨我,不过在我死之前,我一定要告诉你:俊英的心从来没有变过,他只爱你一个人,他需要你……无力的、断断续续的话语没有说完,只有一声电话掉落的空荡而沉重的回音。
  
  电话这头,绮梦纠结的心开始惊恐,泪水无法抑制的滑落,缓过神来,大声呼喊着:“莹,你怎么了,你快说话,莹,你不能有事。”无论怎样撕心的哭喊,电话那头只有穿梭的凄凉风声,悲伤中冷静下来,绮梦拨打了报警电话。
  
  伴随着绮梦淅沥的哭声,八年来,刺在心头难以忘却的悲伤往事悄然潜至。
  
  (二)
  
  俊英出生在这座北方都市的偏远农村,六岁那年,家里的一场火灾,夺去了他父母的生命,恰巧他在奶奶家小住,幸存下来。此后,幼小的他只能和奶奶相依为命,这段时光是他最美好的。好景不长,常年体弱多病的奶奶撒手人寰,八岁的俊英只能寄居在唯一的叔叔家。被迫包揽了家里几乎所有的家务,放学后还要拾些塑料瓶、旧报纸换些钱交给家里,势力的叔叔,心胸狭窄的婶婶让他幼小的心灵早早知道什么叫寄人篱下,什么叫自立谋生。不管环境如何窘迫,他始终没有想过放弃学业,直到考上这个全国重点大学拿到全额奖学金,他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带着满心喜悦,怀抱美好憧憬,俊英见到梦想中的大学校园。散步在校园幽径,他第一次真正感受到的乐趣和希望。
  
  享受着清新的空气,畅游在遐想的世界。一阵吵杂的骚动,惊扰了俊英的思绪。前处不远聚集了很多人,你一言我一语,好像发生了什么事。俊英快步跑了上去,碧光飞舞的湖边护栏里站着一个容貌清秀,年轻稚嫩的女孩神情激动,泪流满面的她死死抓着护栏,警告围观的人不要靠近。无论和同学如何劝解,她都执意轻生。对话中,俊英大致知道女孩轻生的原因。就在女孩的手渐渐离开护栏,千钧一发之际。
  
  “等等!在你跳下去之前,你一定要考虑一个问题!”俊英神情严肃,流露一丝惋惜的看着女孩。
  
  顿时,女孩茫然,决绝的眼神从波光粼粼的湖水中转移到俊英的脸上,泪眼朦胧的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生。一旁的老师和同学,都被俊英的话惊呆了。
  
  “你不用劝我!这个世上已不再有我挂念的人,在我的世界只有悲惨和无奈。”女孩声音柔弱,眼神闪烁,没有丝毫死的恐惧。
  
  “我根本不想劝你,对一个只因学费交不上就要寻死的人,也没这个必要。这就是我想问你的问题:你认为值得吗?若是值得,你就跳吧!没人会拦你!”俊英一脸淡漠,根本没有正视女孩。
  
  女孩听后,激动万分,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用愤怒无辜的眼神注视着俊英。围观的人看着俊英,指责声,嘘声一片。俊英没有理会。
  
  “你根本不了解,为什么要胡乱诋毁我?还有,你和别人说话,都不看别人的吗?”女孩声音明显气愤的颤抖着。
  
  “我为什么要看着你?轻易就要死要活,这点事就杞人忧天,丧失理智的你,你认为有必要正视你吗?这个世界比你命运坎坷,悲惨不知多少倍的人比比皆是。”俊英的话语带着伤感和莫名的愤怒。
  
  “你尝试过失去至亲的煎熬吗?你想过,考上的一直梦想的大学,因为没有钱交学费,变成遥不可及的滋味吗?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还要信口开河?”擎着眼泪,女孩忍受着绞心的伤痛,大声呼喊。
  
  拾起游离的眼神,俊英悲伤同情的看着女孩的眼睛。女孩注视到他眼中滚动,强忍着就要溢出的泪水。
  
  “五岁时,我的父母都去了天国,我甚至没有他们的一张照片,想他们的时候,凭着残存的记忆拼凑他们模糊的影像。”悲痛的说着,俊英失声哽咽。
  
  看着眼前这个同样有着悲惨身世,强抑着泪水,有情有义的大男生,女孩的心一阵莫名的触动。
  
  “我想和失去父母相比,没有学费能算的了什么?而且我们大家都会帮你,你一定可以度过你期盼的大学生涯。”俊英伸出手,真诚的看着女孩的眼睛。
  
  目光中流露一丝渴望,女孩望着俊英清新俊逸的面庞,片刻犹豫之后,抓住俊英的掌心。
  
  “我叫方莹,谢谢你!”女孩眼中泛着诚挚的谢意。
  
  在阵阵欢呼和掌声的浪花中,两人无言,对视。
  
  俊英用自己仅有的靠捡拾废品攒来的积蓄为莹交上了全年的学费,没有让学校资助一分钱。此后,每逢假期,两人一起勤工俭学。也许因为同样多舛的命运,俊英对莹照顾的无微不至,而莹对俊英的恩情更是感激涕零,总是抢着为俊英做着诸如洗衣服之类的琐事。
  
  时光点滴流逝,莹的心中早已爱上了这个情深意重的男生,可是彷徨中,她将这朵情花深埋在心头。
  
  (三)
  
  绮梦是典型江南气质的女孩,身姿高挑、明眸似水、长发飘逸。出生书香门第的她,举止娴静,家庭优越。可是美丽的容颜下却掩藏着与生俱来的痛楚。
  
  五月的蒙蒙细雨滋润着这座北国都市,清新的气息中,到处五彩斑斓的盎然生机。校园一条卵石雕砌的幽长小径,映入眼帘的是两旁树木上纷纭、芳菲满目的紫小花。嗅一嗅,清香远溢,芬芳袭人。
  
  绮梦沉醉在浓烈高雅的香气中,迷离的眼神流连顾盼,轻摘一朵,爱不释手。
  
  一个高大的身影轻轻的走来,悄然撑起油纸伞,绮梦这才发觉,陶醉的她滑落手中的雨伞,忘记了天空细雨溟溟。
  
  “这花香太迷人了!它叫什么名字?”绮梦微笑,温柔的问道。
  
  “紫丁香!”俊英轻声回答。
  
  美丽的名字在绮梦心中回荡着,半响。
  
  “你知道紫丁香的涵义吗?”俊英若有所思。
  
  绮梦疑惑的摇头。
  
  “古人心中的紫丁香流淌着高洁、幽怨的气息;校园里,它是一种勤奋,谦逊的风气。”俊英慢条斯理的说着。
  
  绮梦豁然开朗,点点头。俊英的目光温柔恬静的注视着绮梦的脸庞,沉默无语。绮梦看着有些羞涩。
  
  “在西方,它代表!”俊英注视着绮梦的明眸,温柔似水。
  
  俊英含蓄的告白,绮梦沉默。
  
  蒙蒙细雨,丁香树下简单的话语,相视的眼神,成为他们第一次浪漫的邂逅。
  
  此后,相互了解中,两人相濡以沫,深深坠入爱河,男才女貌的和谐身影成为校园令人艳羡的风景。
  
  这条丁香小径永恒回荡着俊英许下的诺言——精心培育,让彼此守候的“紫丁香”开花,结果。
  
  (四)
  
  这座北方都市的寒冬,连续几日的花飘泊,十二月的冰冷楼宇披上一层洁白的霜衣。三个悠然的身影徜徉在充满白色画意的校园,这幽长闲静的小路,流淌着他们一起度过的,青璁岁月的光影,见证着他们浪漫真挚的爱情与友谊。
  
  雪地上,一个面庞俊逸,笑容爽朗的男孩,欢欣雀跃:“绮梦,方莹,快来啊,我们来扔雪球。”
  
  话音未落,男孩顽皮的揉起雪球,朝着绮梦扔了过去。雪球落在绮梦手中挡在肩头的书本上,四溅的雪花,散落在她的鼻尖,额头,发丝上。
  
  绮梦开心的嘟起嘴唇假装生气的说着:“俊英,你真坏,我和莹都没说开始呢?”
  
  方莹轻瞟俊英一眼,淘气的符合着绮梦:“就是啊,他耍赖!”说罢,嘴角一丝惬意的微笑。
  
  “唉!一个是我在这世上最挚爱的恋人,一个是我最疼爱的妹妹,在你们面前我永远只能认输。来,你们扔吧!”俊英微微一笑,轻轻闭上双眼,静静站立在雪中。
  
  两个女孩相视,露出烂漫的笑容,开始轻揉雪球。
  
  “等等!千万别扔我的脸哦!”俊英睁开眼睛,一脸的叮嘱道。
  
  “放心吧!哥,知道你最注重形象,我们不会扔你脸的!”方莹狡黠的微笑着。
  
  绮梦一旁半遮着嘴唇偷笑。两个女孩点头互相示意后,一个接一个的雪球全都精准的命中在俊英的脸上。
  
  “好啊,你们阴我!”俊英的脸和头上布满雪花,笑意中带着无奈。
  
  三个年轻的身影,伴着响彻校园的天真爽朗的笑音,在雪中互相奔跑追逐,挥洒着遍地雪花,漫天飞舞,寒冷的空气凝聚了他们最纯真的情谊。
  
  直到临近毕业的一天
  
  (五)
  
  六月,流光飞舞。即将离开拥有太多回忆的校园,憧憬着未来美好人生之时,难免些许伤感。
  
  绮梦看着俊英,方莹坐在小径石凳上畅怀谈笑,借口走到飘洒着丁香花林中深处,拿起电话。
  
  “爸,是我!我……我。”绮梦带着些许担心着说道。
  
  电话那头,绮梦的父亲大笑。
  
  “乖女儿,干嘛这么吞吞吐吐啊,爹知道你要说什么。”
  
  绮梦听着父亲的爽朗的笑声,猜到父亲大致的想法,于是佯装问道。
  
  “那么,爸,你觉得如何呢?”绮梦掩饰不住笑出了声。
  
  “乖女儿,从小到大,爹一直相信你的眼光和能力!你寄来的照片我看到了,一表人才,不错,而且我也打电话到你们学校确认过了,学校对他的人品、才学大加肯定!”绮梦的父亲满意的笑着。
  
  电话这头,绮梦听着已经合不拢嘴。
  
  “爸,有件事,我一直没和你说!就是他……”绮梦支支吾吾没有说完。
  
  “哎呀,爹知道他是孤儿,正因为这样,你老爸,我才更欣赏他,只要以后你们互相关爱,其它的都不重要!毕业后,你们一起先回家,让我和你妈看一下未来的女婿!”绮梦的父亲笑着爽直的说道。
  
  绮梦此刻已经开心到了极点,和父亲简单寒暄后,挂断了电话。
  
  兴奋的拉着俊英跑的丁香树林,绮梦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将她与父亲的对话一口气说完,俊英一旁烂漫的笑着,欢心至极。两人拥吻,羡煞旁人。
  
  开心的背后透露着一丝心事,绮梦目光有些飘摇。俊英看在心里。
  
  “绮梦,你怎么了?”俊英关切的问道。
  
  绮梦抬起头,神情的注视着俊英。
  
  “俊英,对不起!”
  
  “好端端的,为什么说对不起!”俊英疑惑的问道。
  
  “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觉得我不应该再瞒你!”绮梦有点自责。
  
  “你瞒着我,一定有你的原因,我会理解你!俊英真诚的说道。
  
  看着眼神充满爱意的俊英,绮梦放下内心的牵绊。
  
  “我不是一个完整的人,生下来,我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绮梦平静的说道。
  
  俊英听完带着些许诧异,手掌深情拂着绮梦的脸庞。
  
  “傻瓜,我爱着你的全部,包括你身上的那道疤痕!”俊英认真的说着。
  
  “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有道伤疤!”绮梦甚是惊讶,紧张!
  
  “前几天无意间从你背后撩起的衣服里看见的,我一直没有问你,担心勾起你的回忆!”俊英心疼的说着。
  
  绮梦抑制不住,留下晶莹的泪花。
  
  抚摸那长达四十厘米,从胸前延伸到背后的深深的伤疤,俊英终于克制不住泪水。
  
  “疼吗?”俊英有些哽咽。
  
  绮梦饱含热泪摇着头。俊英暗暗的告诉自己今生都要关爱眼前的这个柔弱女孩。
  
  方莹偷偷看着这一切,五味杂陈,心中涌上心酸的祝福。
  
  (六)
  
  丁香林一别,一连几天,绮梦再没有看见俊英,焦急的她尝试着各种找他的方式,但始终没有任何消息,绮梦隐隐的感到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任何办法,怀着恐惧不安的心,她坐在丁香林石凳上空等。
  
  远处方莹疲惫,飘摇的身影,站在树后,静静的看着悲痛泪流的绮梦,她捂着嘴强忍着泪声,看着绮梦憔悴静坐的身影,她擦干眼泪,轻轻走了过来。
  
  “绮梦!”方莹的声音还带着丝丝悲伤。
  
  绮梦看见方莹,希望涌上心头,一把站起抓着方莹手臂,激动万分。
  
  “莹,这两天你们去哪里了?找的我好辛苦,俊英呢?”绮梦疑惑的问道。
  
  绮梦的眼神飘渺着,半响,吸一口气,认真的看着绮梦。
  
  “以后,你不用再找俊英了!”绮梦郑重的说。
  
  绮梦听后感觉俊英真的出了什么事,心头一阵震颤。
  
  “为什么?俊英他怎么了?你快说!”绮梦紧迫的问道。
  
  方莹看着绮梦,沉默了一会。
  
  “没有,他很好,只是他要我转告你:他不再爱你!叫你不用再等他!”方莹说着。
  
  绮梦仿佛感觉晴天霹雳,脑中一片空白。
  
  “不可能!我们前几天才说好,毕业了一起去江南,见我父母,不-不可能,你骗我!你告诉我他在哪里?我自己问他!”绮梦不敢相信。
  
  “他会和我一起离开这里!不是你!你忘记他吧!离开这里我们就会结婚!”方莹带着劝慰的说。
  
  绮梦听着这些根本不肯相信,纠缠着追问。
  
  “俊英一直拿你当妹妹,我绝不可能相信你说的这番话。莹,你快说吧,俊英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绮梦抓着方莹的肩膀。
  
  方莹转过头去,一把甩开绮梦的手。
  
  “你非要我把实话告诉你,对吗?”方莹气氛的反问道。
  
  绮梦拼命地点头。
  
  “因为你有先天性心脏病,你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俊英根本无法面对残缺的你!”方莹绝情的,认真的看着绮梦。
  
  想到俊英竟然把这件事告诉了方莹,还说出这么重伤的话,她已哭成了泪人。可是她还是不敢相信,因为她太爱俊英,还是伤心的追问。
  
  方莹只是沉默。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你原谅我!”方莹还是忍不住泪水,说完向校门口跑去。
  
  看着方莹的背影,绮梦的心掉入无底深渊。拼尽全力,绮梦大声呼喊:“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说完,悲痛失声,瘫坐在地上,任由丁香花瓣身边飘落。
  

  
  (七)
  
  没有俊英的日子,起初的半年,绮梦就是失去灵魂的躯壳,极度的悲痛让她不能自已,忘不了刻骨铭心的殇,忘不了紫丁香的诺言。
  
  等到终于逃开记忆的伤痛,也许因为心中没有期限的莫名等待,也许因为还想体会紫丁香的清幽,绮梦留在了这座伤心城市。她应聘到一家上市公司,经过五年的打拼,如今年近三十她已经是这家公司的市场总监。
  
  在绮梦的身边围绕太多的倾慕者,追求者,面对她认为真诚的告白者,她不由自主的会提一个问题:紫丁香的三个涵义。可是至今没有人当着她的面完整的回答出来。
  
  清晨的暗淡光辉印入窗帘,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沉浮在往事的苦海,泪湿被褥的绮梦恍然醒来,焦急的拿起电话。
  
  “喂!”绮梦的声音急不可耐。
  
  “你好!这里是区派出所,刚刚是不是你拨打的报警电话?”
  
  绮梦的心跳的很快。
  
  “对,是我!莹怎么样了?”绮梦太过急切。
  
  “当我们到她租住的房子时,她已经停止了呼吸!经过抢救后,宣布死亡!请你到区派出所来一趟。。。”
  
  死亡这两个字眼,在绮梦的脑中回声振荡,那一刻,她的精神沦陷。
  
  “喂!!喂,喂,喂。”
  
  电话那头不停的呼唤着。
  
  绮梦驱车赶到派出所。此时的她急切的想知道莹的死因和俊英的消息。
  
  “警官,我朋友是怎么死的?”绮梦进到屋内就急切的问道。
  
  “初步鉴定,她是死于长期吸食毒品以及吸食毒品过量!”
  
  警官的话犹如晴空中刹那的雷鸣,震颤着绮梦的心,她万万不敢相信!
  
  “请问你是否知道死者有没有直系亲属?”
  
  “没有,她是个孤儿。”绮梦心痛的说道。
  
  缓过神来,想起了什么,绮梦有点心酸。
  
  “她应该有个丈夫,叫徐俊英!”绮梦难过的说道。
  
  警官查了一下,方莹并没有结婚。绮梦的心中充满着疑问。
  
  “对了,这是死者的遗物,我们检查了一下,已经把有关本案的线索记录下来,她没有任何亲属,你就签领吧!
  
  绮梦一眼就看到了袋中厚厚的蓝底硬封记事本,这本记事本是绮梦刚刚认识方莹时送给她的礼物。眼神移开,还有一支精美的表面镶着紫丁香的镏金发簪,看着这支发簪,绮梦流连中掠过一缕思绪。
  
  满怀着伤心、疑惑,绮梦回到家。
  
  (八)
  
  车窗外温暖的空气,夹杂着些许寒意。回到家的绮梦,没有片刻停留,打开了记事本。
  
  打开蓝色封面,《心酸》四个字映入眼帘。
  
  触动着绮梦的神经,《心酸》牵引着绮梦穿梭岁月的光影。
  
  X年八月七日阴
  
  从小我就不知道爸爸长什么样?因为在我二岁时他就去世了。贫苦的家里,妈妈是我唯一的亲人,也是唯一的希望。这么多年来,靠着常常熬到深夜绣出来的布鞋卖些钱养育我。最终,太过辛劳的她累瞎了双眼,再也看不见光明。我暗自发誓今生都要陪伴她,照顾她,给她好的。可是今天我再没有机会了,这个世上最爱我的人也是我最爱的人去了天国!妈妈走的时候紧紧握着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嘴角含着微笑。“妈妈,没有你,我的生命已没有意义,让我看一看梦中的大学,然后去到天国,做你的眼睛!”
  
  看着残留风干泪迹的信纸,悲恸的话语湿润了绮梦的眼睛,她的哽咽。
  
  X年九月五日晴
  
  今天,我看见了期盼已久的校园,本想去天国陪伴妈妈的时候,一个高大的男孩,拯救了我,唤醒了我死去的心,因为他和我一样有着悲惨的命运,“妈妈,对不起”。
  
  X年十一月八日雨
  
  天啊!脑中全是俊英的身影,我该怎么办?俊英你不要这样照顾我的生活,我怕控制不住爱上你的心。
  
  绮梦有些惊讶,原来莹一直默默的爱着俊英,她继续翻着日记。
  
  X年五月十六日雨
  
  黄昏,我看见俊英牵着一个女孩的手伞下漫步,我猜到,她就是俊英向我提到的绮梦。无数次告诉自己俊英已经有喜欢的人,可是当我亲眼看见时,心却忍不住伤痛。忍着泪水,我告诉自己:“绮梦那么漂亮,自己哪点比上她?”这想着我的心竟然没那么疼了,也许我应该送上真诚的祝福。
  
  绮梦有些感动,一直啜泣着。
  
  X年十月三日晴
  
  本来还在庆幸假期还没有完,跑去逛街,没想到遇上一个很令我讨厌的。看他的样子应该差不多三十多了,穿着花衣服,手上还有纹身,反正感觉不像好人。最纳闷的是,他追了我二条街,让我做她女朋友,又说什么他很有钱,在哪开公司之类的,还在我包里硬塞了他的名片,我不得不说: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呀!
  
  绮梦翻看了大半本日记,方莹的悲伤,她深有感触。满面泪水的她,看着字里行间流淌着童心的方莹的琐事,嘴角有时忍不住轻轻的笑出声。她继续往后翻看着。
  
  x年六月十五日阴
  
  今天,我不知道自己怎样撑下来的,我根本已经丢了魂。“老天,你为什么对善良真诚,重情重义的俊英如此残忍?”我真的好想继续哭,可是我已经没有眼泪了。
  
  俊英今天开心极了,他叫我陪她去市里拿他之前订做了,准备送给绮梦的发簪。还兴奋的告诉我绮梦的父母同意他们在一起,叫我与他们一起去江南,游览江南风景,虽然我有些伤心,但我还是同意了。我问他为什么送绮梦这么老土的礼物,俊英一本正经的说因为绮梦是江南人,有古典的气质。
  
  我清楚记得俊英在首饰店拿着发簪出了门时有多么欢喜,他有多么爱绮梦,可是只是一瞬间,就那一秒,迎面一辆货车向我疾驰而来。没有考虑的他将我重重的推开,倒在离我几米远的道路上,身下是还在流淌的血泊,手中紧握着沾满血迹的发簪。
  
  (绮梦的心沉到了谷底,拿着记事本的手不停的颤抖。)
  
  看着抽搐着奄奄一息的俊英,我的双腿在颤抖,在那最后一刻,贴近俊英的嘴边,俊英用微弱的断断续续的声音说着:答应我,不要告诉绮梦,她有心脏病,承受不了这个打击!俊英无力把话说完。我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快要失去光辉的眼神,深深的点头。
  
  救护车把俊英送到了就近的东方医院,我的心一片空白,跪倒在地恳求医生救救俊英。看着俊英被推进手术室,我感觉天旋地转,再也支持不住的摊在地上,失声痛哭。
  
  手术室的灯熄灭了,医生告诉我,第一次手术还算,但现在俊英还不能脱离生命危险。
  
  窗外看着重症监护室的俊英,我默默地祈祷,我不惜折寿或者死去。“俊英,你不能有事!我好害怕,你知道吗?”
  
  绮梦的哭喊声撕裂清晨寂静的长空,原来她一直误会着俊英和方莹,原来俊英的爱一直没有离开,再也承受不了事实的无情,她拿起笔记本和发簪赶往东方医院。
  
  (九)
  
  拿着记事本,绮梦害怕再翻看下去,毕竟已经过去五年了,她害怕俊英已经离开这个世界。
  
  走在医院的楼梯上,她突然放慢了脚步,心中恐惧的矛盾着。
  
  “护士小姐,请问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徐俊英的病人!”绮梦声音颤抖着。
  
  “是方莹叫你来的吧?”护士亲切的笑着。
  
  “护士小姐,你认识方莹?”绮梦有些惊讶。
  
  “这里所有的医生、护士都认识她!年纪轻轻,五年来,一个人照顾躺在病床上的哥哥,大家看着都很心疼。唉,总之命太苦,家里什么亲人都没有了。”护士说着有点悲伤!
  
  绮梦听着心中一阵酸楚。
  
  “请问徐俊英现在怎么样?他在哪个病房?”绮梦着急问道。
  
  “你是不是方莹的朋友啊?竟然不知道她哥哥的情况?护士有些疑惑。
  
  护士的问题让绮梦手足无措,心头翻滚着,沉默一会。
  
  “我是徐俊英的女朋友!”绮梦平静的说道。
  
  “女朋友?”护士万分惊讶!
  
  “徐俊英已经躺在床上五年,没有醒过,也就是常说的植物人。住在301病房”护士说着。
  
  绮梦的心猛烈的震颤,她发了疯似的向病房奔去。
  
  看着绮梦的背影,护士们对她一通责骂。
  
  跑到301病房的门口,绮梦停下了脚步。五年后的俊英,我还能认出来吗?诸多的问题涌上百感交集的心头。
  
  轻轻推开门,慢慢的走着,窗外投射进来的光芒刺痛了绮梦的双眼。恍如隔世,一直深爱的,五年前的那个善良的男孩,五年后再见,依旧保留那份纯真,却只能闭着双眼,静静的躺着。
  
  看着俊英纯净的脸庞,想象着方莹五年来多么精心的照顾着俊英,感受她不求回报的那份无私的爱。触摸着俊英的脸庞,绮梦再也无法驾驭心头的悲痛,伏在俊英的胸前悲泣不止,心中涌起忍不住倾诉的话语。
  
  “俊英,我是绮梦,我来看你了。”
  
  “俊英,你为什么那么傻?为什么不让莹告诉我?。”
  
  “俊英,现在又是紫丁花盛开的五月,你快点醒来。”
  
  呼唤的心声感人肺腑,只是唤不醒沉睡的俊英,绮梦收拾泪水。
  
  “俊英,莹有多么爱你,你知道吗?这是她的日记,我们一起看。”绮梦伤心的有点自言自语。
  
  绮梦无力的继续翻动着倒转时光的记事本。
  
  X年六月十七日晴
  
  俊英的二次手术结束了,医生告诉我俊英已经暂时脱离生命危险,听到这个消息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形容当时的喜悦。可是,当我的心开心的极点的时候,医生却告诉我俊英已成了植物人,我的脑海一片空白,伤心的泪水夺眶而出,我觉得心真的好累。沉默着,我告诉自己,俊英能活着已是对我最大的恩赐,不管他以后能不能醒,我要永远照顾他。
  
  X年六月十八日晴
  
  看着坐在石凳上伤心的等待的绮梦,我真的不忍心骗她。可是,当我想着俊英车祸时期盼叮嘱的眼神,我还是忍着泪水,说出了令绮梦痛苦万分的谎言。“绮梦,我只能在心里,说着对不起”。
  
  此时绮梦的心对方莹,根本没有一丝的责怪,有的只是她为俊英默默付出的那份爱的感动。
  
  X年六月二十日阴
  
  医院又催促我交钱了,可是那么多钱,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好害怕,害怕医院让我把俊英带走,他的生命体征还不稳定。在这里,除了俊英和绮梦,我根本不认识其他人,但俊英的嘱托我记在心里,所以我不能告诉绮梦,万般无奈,我想到了那个让我觉得是个坏人的男人。犹豫了一会,想着俊英,我给他打了电话,出乎意料,他答应明天见到面会借我钱,我开心不已。
  
  X年六月二十一日晴
  
  今天,我见到了那个男人,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借钱的条件就是让我以后都跟他,我感觉心头一阵恶心,没有答应他。
  
  X年六月二十四日晴
  
  一大早,医生就告诉我,俊英的病情还不稳定,必须再做一次手术,但是到现在拖欠的高昂的费用还没有交,他们不能做手术。我害怕到了极点,我该怎么办?看着躺着的俊英,我流泪了,因为我知道我已经做了决定,我清楚的知道那个男人的意思,我再次打了他的电话。我如愿拿到了钱,可是当我从床上下来的时候,看着那个男人满足的神情,我觉得自己的灵魂是多么肮脏。
  
  绮梦看着,心好疼,甚至觉得自己亏欠方莹太多。冷静下来,心头仿佛看到方莹死因的端倪,她继续翻看。
  
  X年七月五号阴
  
  除了“伺候”那个令我恶心的男人,我的全部时间都在照顾俊英。可是今天过后,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自己,面对俊英。
  
  那个男人原来是个“瘾君子”,看到他和他的狐朋狗友吸完毒的那种扭曲,令人作呕的脸,我好害怕。我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他们强迫我吸毒,我全力的反抗,换来的只是毒打。
  
  绮梦正义的血液沸腾,她越来越靠近方莹死因的真相。
  
  X年七月九日雨
  
  我知道我上瘾了,我恐惧,我恨我自己,我告诫自己不能继续下去。可是毒瘾发作的时候,我不能自已。
  
  今天,我真的很想杀了那个恶心的男人,他竟然默许他一帮肮脏的朋友吸完毒,轮流折磨我,那刻,我的心流着鲜红的血。。。
  
  绮梦忍不住泪流满面,命运对可怜的方莹太过不公平。
  
  X年十一月五日阴
  
  多少次照顾俊英的时候,我控制不住发作的毒瘾,躲进厕所。
  
  我已经沦为那些该死的男人们的发泄工具,现在的我不敢照镜子,我不敢面对面目全非,只剩躯壳的自己。
  
  看着这些悲惨的遭遇,绮梦的心在滴血,她心中无比的愤怒和伤心,带着沉重的,她翻看《心酸日记》的最后一页,也就是方莹昨晚电话前的记忆。
  
  X年五月九日晴
  
  连续几个月我都咳着血,我的身体越来越轻,疼痛每日折磨着我,我知道我的生命就要凋谢了。
  
  这么多年,俊英是我唯一的生活寄托和希望。“俊英,我离开了,你该怎么办?谁来照顾你?”
  
  面对死亡,我不害怕。只是剩下俊英一个人,让我无边的恐惧着。
  
  我没有办法了,“俊英,对不起,我只能想到让绮梦来照顾你了。”
  
  我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俊英,下辈子,我还想遇到你,还要爱你。
  
  “妈妈,我就要来天国陪你了,我来做你的眼睛了!”
  
  扭曲的字体,潮湿的信纸,绮梦深深体会到方莹那一刻,身体承受的疼痛和折磨,方莹的悲惨遭遇就像尖刺,针针扎在她的心中,她落泪沉默着,只是静静的看着俊英。
  
  (十)
  
  轻轻合上记事本。
  
  随着电脑上发出一段长长的轻微的“滴”声,俊英的心电图成为一条直线。不知道是感受到方莹声声血泪的日记告白,俊英太过痛苦;还是最后一次感受到绮梦的熟悉的气息,他心满意足,静静的他走了,带着太多的留恋他走了。
  
  医生竭力的抢救或者绮梦撕心的呼喊都是苍白的。
  
  绮梦戴上紫丁香发簪,最后一滴眼泪滑落在俊英的脸庞。
  
  艰难的,带着空荡的心绮梦处理完所有剩下的事。
  
  这是一座开满紫丁香的可以观赏这座北国都市全景的高山。
  
  没有喧闹的唢呐奏乐声,没有送别的亲人。只有两座依偎在一起的墓碑,绮梦燃烧着每一页《心酸日记》,身旁是漫天飞舞的紫丁香花雨和她飘洒的泪水,“一路走好,我最爱的人,天国的路上你们相伴,应该不会觉得。”
  
  开往江南的列车上,只有一个默默看着窗外,思绪飘渺,长发上带着紫丁香发簪的孤独身影。
  
  紫丁香的诺言树下幽怨回荡着,静静聆听,那是一段凄美的……
  
  

 

------分隔线----------------------------
最新文章
最近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