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杂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写景散文
世俗评说
乱弹八卦
处世之道
影评书评
诗歌日记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藏头诗
心情日志
伤感日志
网络日志
情感日记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
弹指江湖
青春校园
百味人生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爱情小说 >

夏研珍8年生死

时间:2013-10-20 12:52:39 作者:一缕怨气
其实他很好,他很善良,很单纯,很帅,他很正派,他当珍是他的妹妹一样的看待, 他一遍遍的喊小妹,夏研珍很想喊她大哥,因为在瞎眼珍的心里他真的真的很好,可是瞎眼珍一次都
     

  夏研珍8年生死(纯虚幻)
  
  她叫夏研珍,是个从农村来的人,没有文化。人品一般,
  
  她在2003年的一天去找工作,她看到一个厂门口招工,包装,
  
  她就去问,当时那个老板正在吃饭,
  
  他一看到瞎眼珍就摇着头说;不行,不行,她那么瘦肯定做不来,做不动,然而珍的姐姐就说可以的,
  
  那个老板就说好那你试试吧。明天来,当她第一天上班刚开始做的时候,他就到车间里看,看她干的好就高兴,
  
  中午下班的时候他叫住瞎眼珍说;你还可以做吗?珍笑的点点头,
  
  他最让珍震惊的是那次下班,珍在加班,他到车间说小妹,下班了,要不吃饭晚会胃痛的,
  
  当时她说了三便,珍不敢相信自己,傻了,因为从来没有人那样喊过她,珍惊喜万分,有人喊她小妹,而他在用温柔的声音解释说,他的声音温柔而且好听,易杨说;我是说你该回去吃饭了,要不会胃痛的,珍说没事的,这点包好,
  
  从此之后他到车间总喜欢和珍聊天,聊产品,其实他很好,他很善良,很单纯,很帅,他很正派,他当珍是他的妹妹一样的看待,
  
  他一遍遍的喊小妹,夏研珍很想喊她大哥,因为在瞎眼珍的心里他真的真的很好,可是瞎眼珍一次都没有喊过,因为他身份特殊,瞎眼真在心里喊了好多遍,他对珍真的很好,很关爱,
  
  他不禁人品好而且口才好,为人亲切,他到谁面前都会跟谁聊天,那些工人都是他的朋友,他喜欢唱歌,
  
  有几次真要拿商标,喊他拿,他在前面走着还唱歌,就是那年流行的两只蝴蝶,他厂那句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珍在后面走路听他唱歌,珍听老板唱歌,他的性格开朗,而且他还会干活,那次看他的手指上有个很透明的大水泡,看得珍发呆了,他那芊芊玉指上一个大水泡珍看了稀奇和心痛,怎么会成那样,他的手很漂亮,芊芊玉指,一看就知道他人开朗,他也有很多心痛很多,他说话很亲切,对珍像妹妹一样,他没有那些老板的孤傲,也没有那些人的狠心,坏心,
  
  珍每次加班他都会去说几句话,聊产品。聊工作,但他从来不聊垃圾的,慢慢的珍喜欢上他的亲切,他唱歌,他喊珍小珍,就是当珍是他的妹妹,(其实小珍也想跟大哥说句,大哥,小珍知道当时可能无意之间也伤了大的心,对不起,那是小珍当时不懂事,思想太简单了,说话语气伤了你)那次珍病了,请了半天假,下午他到车间来一看珍他就说;你可要保重呀,
  
  你要是病了就惨了,发货怎么办呀,珍,给他安心的说我才没有那么容易病倒,
  
  他以为珍怀疑他在咒她,其实是想给他点安慰,他又解释的说我没有其他意思,真有说
  
  我真的不会轻易病倒,最后他笑着说不会就好,笑着开心的走开,
  
  从他的眼神中知道他很喜瞎眼欢珍,他的眼神传达了他的心,
  
  的积累,珍在他身边几年,他一直把珍当成他的小妹,也当成了他心中有位置的人,他们谁也没有说半句亲密的话,一次易杨听到小珍的录音机里放到了一首歌,他很用心的听。当时的瞎眼珍以为那就是他的,难以忘记初次见你
  
  一双迷人的眼睛。在我脑海里你的身影挥散不去握你的双手感觉你的温柔
  
  真的有点透不过气你的天真我想珍惜看到你受委屈,我会伤心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不敢让自己靠的太近
  
  怕我没什么能够给你爱你也需要很大的勇气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想念只让自己苦了自己也许有天会情不自禁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瞎眼珍就把这首歌当成他的心情,她凭着里的歌词找到了那首歌的磁带,她找了好久,最后找到了,那就是2003年罪红的的士哥喜欢的歌,情分得以,庚澄清的歌,她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情,
  
  只是心中都有了感觉,那次加班,珍和一个人加班,那个人害怕,瞎眼珍说别怕我送你,他喊着小傻瓜你送什么,有人来接她了,她老公来了,
  
  (她听到这句喊真的好温馨,小傻瓜,她喜欢,好,记了8年)
  
  从那一刻起珍在心中就把自己当成小傻瓜,他的小傻瓜,他对珍百般维护,瞎眼珍真的真的很喜欢他,在夏研珍的心里他太好了,他把她当成小妹妹,亲妹妹一样,不光厦研珍很多人都说他好,夏研珍对他有种崇拜,有时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
  
  有时躲在暗处偷偷的看他,他还不知道他的小珍曾经偷偷的捡起一张他写字的纸,收藏起来,他不知道的,
  
  他每次去车间总是喜欢帮珍打开车间的灯,因为瞎眼珍太忙了没有时间去开灯,很多次都是他开,他说开灯两点,珍总是感觉灯亮说声谢谢,
  
  有次珍看到灯亮就故意说谢谢同方,因为方同是打扫卫生的,其实珍也好像感觉是易阳,易阳就开玩笑的说你就知道同方,
  
  其实珍早就知道是易阳,只是故意假装不知道是他,
  
  他和他老婆经常打架,吵架,那次听说他的妹妹借钱他借了,结果他老婆和他打架回娘家好几天,珍看着他心情不好,
  
  就说最近怎么没有见到老板娘,他紧张的又有点气的说怎么了,是不是借钱,
  
  珍说;不是
  
  只是最近没有看到她。以前每天上班来时看到她,习惯了,
  
  他最后为难的说她回娘家了,
  
  珍就说;你把他接回来呀,我家乡如果两个人吵架都是接回来
  
  最后他说接,就是接,其实是他接了几次都没有回来呀,
  
  他总是喜欢到珍面前说几句然后就走开,
  
  他买的房子装修,每天都10点多回家,可是他每次一回家就去车间看看产品,因为他要看什么产品有,什么产品无,还总是和珍聊几句,慢慢的厂里有人说她喜欢珍,可是他并无邪念,而且没有说过半句不好的话,这也珍喜欢他的原因,
  
  有一次,珍和一个同时聊天时,那个同事说,老板看到别人聊天总是走掉,肯定以为别人在说什么私密话,其实只是随便聊聊
  
  有时他看到珍拿包装袋拿不动,他总是帮忙,有时珍穿着高跟鞋没法拿,就让他拿,他一看珍的鞋子就知道了,他很聪明,也很善良,对珍的护更是很好,厂里几年的工人都没有见过他发火,就发一次,把箱子一下子甩到外面,工人都吓呆了,他气出完了,
  
  就对工人说没事,别怕,不是冲你们发火的,有时产品让他头疼,不管什么原因他都不会随便发火,也不会骂珍,他从来就没有骂珍,把珍当成他最好的朋友,珍有什么委屈都向他诉,他都会尽量办好,当然,全是工作原因,那次产品少了好多,他没有发火,也没有怨珍,只是一个人找,车间跑了好多次,都没有问,最后还是别人说少了,珍才知道,可是珍真的不知道怎么会少的,最后珍想到了是他前几天发了,跟他说;你前几天不是发了吗?他突然想起来了,高兴的说你真聪明,那时的珍听到一首歌,难道爱一个人有错吗?勾起了真的回忆,他从来都没有骂过珍,有时珍调皮故意气他,他跟珍讲大道理,真就是装不懂,把他气的直拍桌子,他都不值珍在故意逗他,他永远不会告诉他,其实厂里的人给易阳老婆起个神手的外号,一个鸡蛋从她手里一过也会变小,而且只会笑不会大,珍知道有些是故意,最厉害的一次差了好像300多,那次珍跟易阳说了,易阳就质问他老婆,要她从新算,最后算出来少了,其实那时她每天加班到10点11点,易阳说珍的钱挣得辛苦,他每次都帮珍,有一次,真的工资算错了100多,珍跟他说了,他发火,质问老板娘,最后他偷偷的补给珍50元钱,他说他不知道错了多少,老板娘又那么忙,其实珍想他要查,其实老板娘肯定发火说他,其实真知道他不易,他每个月的零花钱都是固定好的,他从他的零花钱里补给了夏研珍50元,那他就少50了,还听别人说有时老娘对产品的时候说产品少了,猜是他偷偷的拉去买了,因为没钱花,但是夏研珍只是听说,而且珍不敢相信是不是真的,可能只是谣言,可能厂里的人胡说的,他有那么悲惨吗?钱被固定有可能,说是他爱打牌,又学会在网上跟人打牌,怕她别输多了,其实在一次的聊天中他说他很感谢老板娘,没有她那个家说不定什么样的,说是老板娘治理的好,管的好,文化又好。对他的传闻也挺多的,疯疯雨雨,但是传闻,有几分真的珍不知道,但是夏研珍相信他没有那么坏,相传毛泽东会法术,蒋介石会占卜,毛泽东真龙天子。蒋介石是王八精,说是有一个婢女给蒋介石送茶,看到床上有一只王八,吓的啊的一声跑出去,外面有人说你看到什么了,她说她看到王八,那人告诉她你说看到王八,你就会没命,你就说看到一条龙盘在床上,结果当熟睡中的蒋介石醒来问她,她那样说蒋介石没有杀他,还笑,以为自己真的是真龙天子,说是蒋介石熟睡中显了原形,怎么可能,真的会现原形,那样岂不是真的成神了,扯了那么多,回到中心再说易阳,有一次到天亮才回家喝的死醉,吐了,结果老板娘和他吵架,真没有亲眼看到,只是听厂里的人说的,在珍看来他人很好呀,又有人说他有喜欢的人,可是当时真心想,他那么好,正常呀,其实在夏研珍的打工生涯里他家算是最和善的了,带人亲切,再说人非草木殊能无情,他又那么好,接触几年他又不是那种很坏的人,真也好,假也罢,珍在他厂里上班几年听到好多好多,包括他老婆和她妹妹跟人打架,好像因为工资,那个人跟他们两个人打,结果超老板娘屁股踹一脚,他当时说是那时太小才会跟老板娘打架的,说是他的妹妹打了那个一下,刚开始她妹妹管理厂,后来他老婆管理,那个人当时说的时候真想,他真厉害,竟然敢达老板娘和老板的妹妹,这些都是听说的,千真万却,并无虚假,不过不管他有多少,他又没有伤夏研珍,而且又那么好,夏研珍都可以抛到云外,如果打听的话肯定几罗框装不下,人无完人,圣贤也非无过错几是非,珍只坚信信他,因为他对珍那么好,如果要是那个人没有是非,除非那个人不是人,是人总有流言事非,不说对他百分百了解,也听说好多好多,说他很小气,很会精打细算,可是珍感觉他那么好,听了他那么多不好,依然喜欢真实可怕,但是夏研珍就是信他,他打电话要夏研珍加班,珍已经去了,就是不接他的电话,他一会到车间看到夏研珍,高兴地笑,你来了,我以为你不来,发货怎么办,
  
  

------分隔线----------------------------
最新文章
最近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