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杂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写景散文
世俗评说
乱弹八卦
处世之道
影评书评
诗歌日记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藏头诗
心情日志
伤感日志
网络日志
情感日记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
弹指江湖
青春校园
百味人生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弹指江湖 >

曲魂泪

时间:2013-10-20 12:53:02 作者:随梦
一曲离殇九重天,看尽烟火,抚伊皓腕。秋消尽,落花如雨。生死合,诉尽情肠空相思;三生石,铭刻一曲长相依。月色如寂,倾世缠绵。
     

  一曲离殇九重天,看尽烟火,抚伊皓腕。秋消尽,落花如雨。生死合,诉尽情肠空相思;三生石,铭刻一曲长相依。-------序
  
  山上白的野花开遍,随风飘逸。云雾氤氲,一阵箫声响彻虚空,箫声袅袅饱含着重重的忧愁。这是他十岁以后落泪。淡淡的泪痕印在他冷酷俊俏的脸上。颀长的身上白衣翩翩,纤尘不染,修长白皙的手指握着一支短箫放在嘴边,一曲曲忧伤之曲催人泪下。他没有名字,因为对的喜爱,故自号“曲魂”。他十岁被一位脾气古怪的老乞丐收留,虽然老乞丐八年来都逼他练武和读书,但老乞丐对他好绝对出于真心,如父亲更胜父亲。他十岁起就在这座山住,从未下过山,每天的食物都是老乞丐提供或自己打猎,所以他从未去乞讨过。老乞丐经常说什么要曲魂练好武艺振兴所谓的“金失门”。而所谓的金失门,老乞丐说这是他自创的门主,现在有两个人,老乞丐是门主,曲魂是少门主。
  
  曲魂八年未与外界接触,除了老乞丐他从未与其他人说过话,所以让他变得沉默寡言,眼神冷若冰霜。他当年被猛虎满山追,他没有哭;从几丈高的大树掉下来断了几根骨头,他也没有哭。这一次他却落泪了,老乞丐死了,这就意味着他失去了他唯一一个对他好的人。老乞丐临终前唯一的愿望就是让曲魂振兴金失门,所以他一定要下山去发展金失门。
  
  曲魂在老乞丐的坟前跪了一夜,第二天他毅然离开这个他居住八年的地方。的闹市人海如潮,吆喝声、争吵声……混杂。曲魂虽然感觉一切都那么新奇,但他还是抱着肩慢悠地走动,似乎世间万事都与他无关一样。他正在找一个老乞丐讲过可以休息叫“客栈”的地方。他一边走一边扫视着两旁店房的招牌,他进入了一间叫“悦来客栈”的店子,依照老乞丐教的那样付了定金,就在小二的带领下进入一间客房。
  
  正值黄昏,红色的夕霞映的窗外的大街像一个披着红罗裳的娇艳舞娘。他不禁升起到外面逛逛的念头,虽是黄昏,但街上依然如此吵闹,有孩子催父母回家的声音,有小贩们收档回家的喜悦,也有些小贩在为夜市而准备着。曲魂不禁有些羡慕他们,想起自己无依无靠一阵,他已经忘却自己出来的目的了,不知不觉走进了一条小巷。突然跳出了几个大汉,手拿钢刀凶神恶煞地喊。
  
  “喂!小子,把身上的钱给老子全部拿出来。”
  
  曲魂先是一怔,然后才明白是遇到歹徒了。
  
  “若不然呢?”
  
  曲魂把玩着他的短箫看也没看歹徒一眼惜字如金淡淡地说。
  
  “小子,你找死”
  
  一个歹徒话未说完,手上的大刀已向曲魂的左肩砍去,曲魂感觉大刀将要砍到才不紧不慢地轻轻一闪身,接着短箫向歹徒拿刀的手腕打去,歹徒手腕一痛“哐啷”一声大刀落地,然后曲魂右手扣住歹徒手臂,左手使出内力向歹徒手掌一推。歹徒“啊”一声肘关节的骨头就露了出来,歹徒立刻晕死过去。不是歹徒没用而是曲魂用力过度了,因为他不知道他的武功在世间达到那个程度,他只知道他从来都没有胜过老乞丐,老乞丐却说这个世上可以胜过他的不超过二十之数,现在看来老乞丐所言应该不虚。其他歹徒看见曲魂如此厉害,轻轻松松就解决了一个,心里害怕立刻拔腿而逃。曲魂看着躺地上的那个歹徒,感觉自己下手太重了,他看见其他歹徒早已不见踪影,于是把那个歹徒背回客栈找来大夫为他医治。
  
  那个歹徒叫黄大生,他醒来后先是跪地求饶……后来又千恩万谢。曲魂和他谈论起来,竟然极为洽谈,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曲魂把自己出来的目的原原本本地告诉黄大生,听完黄大生立刻跪下扣了三个响头一副真诚的样子。
  
  “师傅,请收下我这个徒弟吧!我也想为金失门出一份力。”
  
  曲魂大吃一惊,皱着眉头。
  
  “这…你先起来吧!”
  
  曲魂想以手相扶却被黄大生躲开了。
  
  “你以德报怨是我最佩服的人之一,你若不收我这个徒弟,我就不起来了。”
  
  曲魂无奈只好答应了,他向黄大生一拂手,黄大生立刻感觉有一股力把他扶起,他此刻对曲魂的武功更加惊骇。曲魂虽然脸上还是一副冷漠的样子,心里却是很欢喜。不久黄大生就告辞离开,谁也没有注意到黄大生就在转身那一刻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曲魂一眼,嘴角轻轻上扬。第二天黄大生带了几十人见曲魂,有几个人曲魂感觉有些眼熟,显然是昨天那几个歹徒。黄大生说,这都是希望加入金失门的人,曲魂很高兴,心想,金失门终于有了一个新的开始了。于是曲魂就把黄大生任命为堂主,为那些人的头目。接下来三天,黄大生每天都来见曲魂,并且又招收几个门人。
  
  第四天,曲魂正在房中喝茶,突然听到一阵吵杂声。
  
  “曲门主,请出来,欧某想讨教一番。”
  
  声如洪钟,传彻虚空。曲魂从房中出来看见一大伙人站在客栈,有十几个是他们金失门的门人,其他的就不认识了。站在最前头的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黑面大汉,满面黑色短须,好比地狱阎罗,身材高大有九尺之高好不威风。他左手拎着黄大生,右手拎着一位金失门弟子,如拎小孩一般毫不费力。
  
  他看见曲魂从房间出来,年纪轻轻却如此淡定自若,两眼炯炯有神,气宇不凡,便知道曲魂不是一般角色。他是这一带小有名气的铁掌帮帮主欧尚,欧尚把俩人往地上一仍,一抱拳就开始对曲魂进招。曲魂虽是一带一等一的高手,但欧尚也不差,俩人对打三四十回合,最后以曲魂胜了一招结束。欧尚刚打完便走了,曲魂甚至还不知发生什么事呢!随后问了一下黄大生才知道,欧尚是来踢馆的。之后三天,一连三天都有人来挑战,一样的言语,一样的结局,四天曲魂之名传彻这一带。
  
  第四天来挑战的居然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一袭青衣裹在她玲珑有致的身躯,皮肤赛,长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眉宇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倔强和稚气,虽不能讲倾国倾城,但也是少见的。不过不同于前几天的还有她只是一个人来,曲魂几个回合就赢了她。但女孩却嘟着嘴。
  
  “不公平,你是一个大,而我只是一个弱女子,你这不是欺负我吗?”
  
  曲魂觉得这个女孩很特别,就她也叫弱女子,那那些样子病恹恹的女子又叫什么,而且明明是他要生要死想要挑战自己,他嘴角上扬。
  
  “你想怎么样?”
  
  “你武功这么好,样子也长得不错,就是太单纯了。”
  
  “单纯?”
  
  曲魂皱着眉头苦笑着说。
  
  “对,讲白了就是太傻了,你知不知道你那些弟子,每天仗着你到处作恶,本姑娘不是功夫了得,早就……”
  
  说到这里女孩眼中开始闪着点点泪光,她顿了顿又道:“早就被…被你那帮弟子糟蹋了。
  
  ”听完这些曲魂心想难怪大家看他的眼光那么怪异,还有前来挑战的人如此拼命。
  
  “这怎么会呢!姑娘怕是误会他们了吧!”
  
  刚说完曲魂就开始有点后悔了,一个女孩对于这些事又怎可能随便说的。女孩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而是反驳。
  
  “你若不信,你就跟我出去走走。
  
  ”一边说一边去拉曲魂的手,曲魂把手一缩,女孩方知自己失态,微微一低头,两朵红云飞上两颊。
  
  “我们走吧!”
  
  曲魂走到女孩面前淡淡地说,眼神依然冷漠,脸色依然平淡看不出其喜乐。女孩就跟着曲魂出去,一会儿就变成了并肩而行,一路上他们不言一辞。当他们走到一条偏僻的街头,只见一个鼻青脸肿的中年人跪在黄大生等金失门弟子面前,苦苦哀求不要抢他几个月来赚的工钱,但黄大生等人依然不依不饶。看到这里曲魂彻底心凉,他终于确信女孩所言属实,曲魂大怒当众宣布黄大生再也不是金失门之人,以后若有不法行为人人诛之,并把黄大生等人送到官府。当他从官府回客栈时心中一直失望和心痛,他不禁叹了口气,原本他以为有了黄大生这些金失门弟子,金失门就会蒸蒸日上,不料……唉!
  
  “喂!那个谁,人家帮了你,你就这样就走了。”
  
  女孩用手指戳了一下曲魂嘟着嘴说。曲魂才想起一直跟着他的女孩,回头看着女孩嘟着嘴的样子不禁嘴角轻扬。
  
  “那你想怎么样,难道还要请你吃饭不成。”
  
  “嘻嘻!是呀!你要请我吃饭来报答我。”
  
  女孩晃着头轻笑凑到曲魂的身旁道,同时贪心地吮吸着曲魂身上的气味。
  
  “好吧!敢问姑娘芳名。”
  
  “我没有姓,你以后叫我灵儿就行了。”“你一个姑娘人家不好好呆在家中,怎么在街上乱窜那么随便。”
  
  “江湖儿女,为了行侠仗义,又何拘小节。”
  
  “行侠仗义?就你这些武功?”“当然啦!”
  
  灵儿拍了拍胸口,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说。
  
  ……
  
  灵儿一直像只麻雀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直到到了客栈上了满桌子的饭菜才停止说话,和一只猪蹄较劲,而曲魂也异常地多说几句话,注意只是几句而已。酒足饭饱后,灵儿毫无离开的意思,口中还不停讲述她和某位歹徒打得昏天黑地,最后大胜的光辉岁月,还不时的指手画脚,曲魂坐在一旁拿着一本书,没有理会灵儿,只是有时任务性点点头或应一句。时间一点点过去,夕阳西下,灵儿还是没有走的意思。
  
  “那个,灵儿姑娘,都快下山了,你应该回家了吧!”
  
  虽然说客人不想走,主人哪有赶客人走的道理,但曲魂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灵儿听到这句话脸色由喜转哀,两眸开始闪出泪光。“那个,灵儿姑娘,太阳都快下山了,你应该回家了吧!”
  
  虽然说客人不想走,主人哪有赶客人走的道理,但曲魂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灵儿听到这句话脸色由喜转哀,两眸开始闪出泪光。
  
  “家?我从来都没有家,我从小就在杂技团长大的,他们经常打我,我是逃跑出来的。”
  

  
  灵儿梨花带雨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令人心痛,听到灵儿的话,曲魂显然有些惊讶,想不到如此开朗的女孩竟然有如此坎坷的经历。
  
  “那你可以住客栈呀!趁着现在还不算晚,赶快去开间客房。”
  
  “我有钱的话,还用你说吗?呜呜!”
  
  曲魂从未见过女孩子哭,灵儿这么一哭,他就慌了。
  
  “灵儿姑娘,那…那你想如何,难不成…难不成在我这里住吗?”
  
  “……”
  
  “噢!对了,我付钱让你开一间客房吧!”
  
  听完曲魂的话,灵儿想,你现在才想到呀!你人长得还不错,怎么脑子这么不好使。但老实说,灵儿此时心里真的有些。灵儿破涕为笑,如一朵杜鹃花在脸上绽放,用纤手擦了擦眼泪。
  
  “谢谢曲哥哥,我去开房了。”
  
  看着红着脸小跑出去的灵儿,曲魂苦笑着,心想灵儿怎么变得这么快,一时笑一时哭的。
  
  “没有空房了。”
  
  灵儿垂头丧气地进来,对曲魂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
  
  夜已深,月光轻轻地洒在曲魂的脸庞,曲魂坐在桌旁借着微黄的灯光看着已经熟睡的灵儿,印着泪痕粉嘟嘟的脸煞是可爱,她带着浅笑睡得如此安详,突然,她的脸上带着恐惧的神色,开始说梦话。
  
  “不要打我,呜呜!不要!我再也不敢逃了。”
  
  一会儿,她又变得安详。曲魂看见如此情景不禁怜悯起来,心想这女孩太苦了,那我又该如何安排她呢?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曲魂醒来发现灵儿早不见人影了,他起来洗漱一番后,正想下去叫点吃的,只听见门一响,还未见有人进来就听见灵儿甜甜的声音。
  
  “曲哥哥,吃东西了。”
  
  只见灵儿捧着几个馒头着走进来,笑靥如花眼睛几乎眯成一条线,后面还跟着小二,小二拿着一个托盘,托盘上面是两碗粥和一碟咸菜。曲魂也不客气,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拿着馒头吃起来,吃完后就叫小二把东西撤出去,曲魂从怀里拿出十两碎银递给灵儿。
  
  “灵儿姑娘,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灵儿是何等聪颖之人,当然知道曲魂言下之意。于是,就嘟着嘴,装出很委屈的样子。
  
  “我不走,我要跟着你。”“为什么?你给一个跟我的理由。”
  
  “我一个女孩子,无依无靠,功夫又不好,你忍心吗?你对我那么好,我想跟你学艺。”
  
  灵儿顿了顿,咬了咬嘴唇。
  
  “还有,你知不知道我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我想跟你一辈子,这个理由够充分了吧!”
  
  曲魂没有做声,转身背对着灵儿面无表情,心里却有一种无名的欢喜。灵儿看见他如此表情以为他没有听到,她又加大说话的声音。
  
  “我喜欢你呀!这个理由够充分了吧!”
  
  灵儿见曲魂依然默不作声就立刻会意,她像只兔子一样欢快地蹦下楼去开间房,她可不忍心她的曲哥哥每天趴桌子那么委屈。曲魂看着灵儿的背影不由得嘴角上扬,心想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了她,喜欢一个人的感觉真美妙。一阵吵闹的声音由远及近,曲魂和灵儿坐在房中正想着出去走走,这时小二进来了。
  
  “曲公子,欧尚等四位帮主请你下去。”
  
  曲魂和灵儿一起走下去,只见下面有四人站在那里,正是前几天找曲魂比武的几人。看见曲魂下来,欧尚便一抱拳。
  
  “曲门主,我们前些日子受奸人唆使,冒犯了曲门主你,今天我们特意前来赔罪,还有我们有一件事找门主商议。”
  
  “几位兄长,讲起前几天,这是我错信奸人,应该是我向大家赔罪,是啦!欧兄,你说有事找我商议,到底什么事?”
  
  “大伙都别说谁对不住谁了,都是黄大生那混蛋搞出来的事,我已把那小子的手筋挑断,现在他是废人一个了,至于说有事找你商议,主要是大伙都服你,而我们四人早想合并成一个势力来增加我们这一带的实力,只是我们谁也不服谁,所以现在我们想让你做我们合并后的门主,至于合并后门派的名字,就由你起吧!”
  
  说话之人是巨剑帮主龙亮,曲魂听完龙亮的话,有些意外。
  
  “这个,容我考虑一下。”
  
  可谓吃一堑长一智,曲魂上次被骗了,防范之心肯定加重。四位帮主当然也知道这点,于是便抱拳告辞。
  
  “曲门主,我们也不打扰你了,你好好想,我们明天再来拜访,希望明天你能给我们一个答复。”
  
  “好!各位慢走。”
  
  说完曲魂不禁皱了皱眉头,见欧尚他们已走远,他便转过身去问身后的灵儿。
  
  “灵儿,你觉得这可以答应吗?”
  
  “额…这个,曲哥哥,这四大门派据我了解,这都是附近名声较好的正道门派,特别是铁掌帮,听说他们曾几次协同官府剿灭山贼,而且我见他们不带一个帮众,也算他们有诚意,我想可以答应他们。”
  
  ……
  
  第二天中午,在铁掌门的的聚义厅中曲魂、灵儿、四位帮主以及一干长老在商议合并之事,经过商议合并势力用“金失门”之名,以曲魂为主,在原铁掌门建立总部。欧尚、龙亮两人为两大分堂堂主,其他两位帮主蔡永、钟费麒为护法,至于那些长老也各有职务。
  
  三个月后,金失门在铁掌门的基础上扩建了五六倍,门内有两千人,因此成为附近最大的势力之一。曲魂见门内一切都稳定下来了,便决定与灵儿到江南游历一番,至于门内之事便由两个堂主和护法共同决定。可谓说曲魂的运气真的极好如此简单就遇到一群敬佩他的人,如此简单就建立起金失门又得一位佳人。
  
  一曲情长千里缠绵,焰火飘缈月色如寂。流萤点缀,愿相依及偕老。
  
  江南的水乡如一位含羞的姑娘,那么美,如此迷人。画舫上曲魂搂着灵儿一起看江上五彩的焰火,焰火消尽,灵儿轻轻地依偎着曲魂的胸口,贪婪地吮吸着曲魂的气息,灵儿轻轻地把头凑到曲魂耳边。
  
  “曲哥哥,我老了,你还喜欢我吗?”
  
  曲魂用指节轻轻地敲了一下灵儿的额头。
  
  “灵儿等我们都老了,我陪你看便天下所有的焰火。”
  
  灵儿顽皮地抬头去吻了一下曲魂的脸,此刻似乎流萤点缀的也充满暧昧,曲魂看着灵儿一闪一闪的眼睛和火红的唇,轻轻地吻上了灵儿的香唇,月色如寂,倾世缠绵。
  
  诀别如梦的江南水乡,他们想到京城游历。这一夜,他们刚到达京城,灵儿想要见识一下京城夜间的繁华,曲魂只好也跟了出来。京城的繁华非江南可比,热闹非凡,灵儿两手各拿着一串冰糖葫芦,逛得不亦乐乎,曲魂跟在身后不停苦笑,但看着灵儿笑靥如花心里还是有点高兴的。
  

 

------分隔线----------------------------
最新文章
最近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