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故事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杂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写景散文
世俗评说
乱弹八卦
处世之道
影评书评
诗歌日记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藏头诗
心情日志
伤感日志
网络日志
情感日记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
弹指江湖
青春校园
百味人生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章 > 情感文章 >

柠檬水与咖啡

时间:2014-10-26 22:14:42 作者:请叫我药药
女孩说:“我可以用一个故事来换一句永久的承诺吗?” “有何不呢?”我耸耸肩。
     

  我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人,为了打发我那多得无所价值的,在那僻静的小道上开了一家当铺。不同于一般的是,开业了那么久,生意也是愈来愈好,可我依旧没有等到让我满意的物品。
  
  依旧,慵懒地蜷缩在藤椅上,旁边竹编的茶几上放着刚刚泡好的咖啡,听着林志颖的《十七岁的雨季》,看着新买的杂志,在等待着下一位客人的到来。
  
  门口,传来珠帘相撞的清脆声响,我抬头瞟见一袭白衣,嘴角扬起弧度,我知道等了那么久的物品它来了。
  
  那个女孩,穿着白的棉布长裙,拖着匡威的鞋子,齐肩的秀发,没有染色,一个帆布包。她就在我的对面坐下。
  
  “请问,这里真的可以典当各种东西吗?”女孩问。
  
  我放下手中的杂志,头也不抬地说:“你要喝什么呢?柠檬水?咖啡?还是卡布奇诺?”
  
  女孩说:“柠檬水吧。谢谢。”
  
  我递给她一杯柠檬水,说:“恩,只要你想当。什么都可以。”
  
  女孩说:“我可以用一个来换一句永久的承诺吗?”
  
  “有何不呢?”我耸耸肩。
  
  她恍了恍神,目光穿透岁月,费力地眯起了双眼,试图追逐灯光下飞舞的尘埃,用轻的几乎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
  
  我叫苏以沫,故事里的另一个人叫张前进。
  
  和他的初识源于一场无意的邂逅,或许,也谈不上是邂逅吧。因为我从来没有与见过他,那只是在网上。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坦然地会议已经过去的一切,可事实如何!每每想起,还是会被刺痛。
  
  说实话,他对我也不差。他说:“亲爱的,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么?”那时,没有任何经验的我点了点头,傻傻地回他:“恩。我们永远在一起。”他说:“恩,我们在一起。”是的,是我没注意,他说的是在一起,却不会是永远在一起。所以,最后的最后,或许也只有我一个人哭的如儿童吧。也许,你无法明白,眼泪像蜡油一样划过脸颊的时候,是有多痛。
  
  “你知道吗?他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便是真的爱上他了。”女孩猛地抬头。
  
  我笑,笑得很讽刺。只是纯洁似她,又怎会看懂。
  
  他基本上把自己的情况全都告诉了我,末了还说一句“免得你后悔。因为我真的喜欢你。”其实,他好傻啊,我在,会后悔,说过的不后悔就是不后悔,既然决定在一起了,还在意那些做什么,我又不是拜金女!
  
  每个晚上,伴随他的晚安入眠,嘴角总会露出笑意,总是期待梦里相见。
  
  他们说,和他带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不是原来的我,变了,变得温和,而我知道,我的改变,都是由于他,那个可以让我安静如猫的男生。
  
  原以为,我们可以这样一直甜蜜下去,但后来,什么都不同了。
  
  女孩顿了顿,喝了一口柠檬水,她的眼睛发红,有些水汽,我知道,接下来,应该按着正常的路线发展,掉眼泪了吧。
  
  递上一盒纸巾,她接了过去,说:“谢谢。”
  
  真是一个有礼貌的孩子啊。
  
  她叫叶羽诺,是我的朋友,也是唯一一个让我自信这般却深尝背叛的朋友。
  
  不知何时,她加了他。
  
  那个午后,她说:“小沫,原来他在W城啊!”
  
  “恩”当时没有听的太明白,胡乱应了句,
  
  “那么,你们是异地恋咯。”她说。
  
  我淡淡地说:“算是吧,”
  
  她点了点头,又扯其他的去了。
  
  我真傻,怎么就没有想到以后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况且,许言她们一再强调不要告诉叶羽诺任何有关男孩的扣扣号,不然,你就等着你两黄吧。她们讲的义愤填膺,一度用事实来证明她们是正确的。我承认,那时候,我是有些动摇了,担心了。恐惧了。
  
  我问:“无论怎样,你都不会离开我,不会背叛我,对吗?”
  
  他说,嗯,不会背叛你的。
  
  的确,从未承担,何来的背叛之说。
  
  傻傻地相信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其实,我真的很懦弱,不是吗?来的太突然的,怕它失去。因为,许言她们的话语让我处在无形的恐惧之下,不晓得自己究竟在担心些什么,我应该去相信他,不是吗?
  
  我害怕,怕被他欺骗,怕自己受伤。原本以为,一句“不是本然”可以放下一切,忘记一切,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可是,无论怎么样,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他问,为什么明明在的却告诉我不是本人。
  
  哭着告诉他,好害怕他会离开,好害怕他跟别的女生一起,然后笑着对我说,你是这么自作多情这般不要脸。
  
  他说,他不会丢下我一人,不会离开我,更不会和别的女生一起。
  
  他说今生只有我一个。
  
  可我不再相信这些不着边际的言语,那些海誓山盟,甜言蜜语都只不过是糖衣炮弹,最后的最后,轰然塌下,什么也没有。
  
  离开,分手。如果一切都是注定,那么,宁愿先走的那个人是自己。哪怕我不是那么坚强而霸气,但我有我的高傲。
  
  女孩抽泣着,面前的纸巾已堆成山,柠檬说会也快喝完了。
  
  起身,为她再倒上一杯,顺便为自己在泡一杯咖啡。好的吧,我承认我只是顺便给她加的。毕竟人都是有私心的,不是吗?不论男女,总以自己需要为先,什么爱情友情,在自我利益面前,什么都不是。
  
  我承认,我是越来越喜欢听这个故事了,因为我的鼻子里塞满了又苦又涩的东西,眼睛很胀,很痛,像心那么痛。
  
  他们在一起是一年后才知道的。
  
  “呵,很可笑是吧!”她用她略存空洞,却显得无神的眼睛看着我。我无言。
  
  无论是爱自己的还是自己爱的,只要你相信了他们,那么你就知道“痛”字的每一笔,每一划,有多深刻。
  
  那天,逛,看见叶羽诺的说说“亲爱的,我们要不离不弃。”他回复说;嗯,不离不弃。
  
  天,在顷刻间轰塌了,他答应我的那么多事情都是谎言,由谎言构造的城堡在一瞬间坍塌。华而不实的情话,又该怎般安之若素。
  
  他不说说自己不会和她一起的吗?为什么到最后还是骗了我?为什么不告诉我!
  
  问叶羽诺:你们在一起了是吗。
  
  她说:是的,她说她希望我可以原谅她。
  
  我说,没有什么可以原谅的,你们就好。
  
  随后,发了说说。我说:所谓永远就是你们用心相爱的那一阵,那一阵以为的永远就是永远,你可千万别指望一辈子,都得烦了腻了,都得恨不得跳了井抹了脖子。
  
  叶羽诺回复我:你别这样,我们还是朋友吗?
  
  我说:你觉得呢。
  
  她说:不会再是了,是嘛。
  
  张前锦说:对不起。
  
  我说:你犯不着跟我说对不起。不是每一句的对不起都可以找到它的没关系。我还没有成熟到原谅背叛。
  
  然后,不再上线,电话卡也折成两半扔进垃圾桶,既然要忘记,那就彻底一点。
  
  女孩笑得很酸涩,抬头望着我,“可以给我一杯咖啡吗?”
  
  我允诺,给她泡了一杯,想了想,又在里面加了几块方糖。
  
  她接了过去,喝了一口说:“怎么甜的?不过,谢谢。”
  
  奇怪的孩子。把自己的那杯推过去,“不甜,你喝吧。”
  
  她笑,露出小虎牙: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我笑了笑:没关系,我也不爱甜的。
  
  她说:谢谢你。
  
  我说:然后呢。
  
  后来啊,就这样消失了一个多月,换了号码,逛逛贴吧,去学习做咖啡,就象学着忘记我和他的最初。
  
  Itseensalongtimesinceweparted.
  
  再后来,重新上了扣扣,看见空间里满是他的留言,说他错了,不是故意的,后悔了,希望我可以好好的之类的话。
  
  他不是世界的中心,不是每个人都必须围绕他转才可以活下去的。而这个世上,没有谁能够成为谁的唯一,没有人能够强迫我做任何事,以前如此,现在也是。
  
  过去,已如地上燃烧殆尽的篝火,只剩下乌黑的灰烬,可若想立即把灰烬扫去,又会一不小心烫到手,不过,总会有冷掉的一天。对不起,失去的就再也回不来,我有我的高傲。
  
  就这样,两年了,两年以来没有再谈恋爱,怕自己输不起,怕最后会伤痕累累,我很累,不想再这样。终于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就算是白发苍苍,抬头看不见光,也该活得漂亮。
  
  两年里,见过太多情侣分分合合,合合分分,或相濡以沫,或相忘江湖。
  
  藤缠蔓绕,我们究竟是谁牵绊了谁?
  
  她的故事终究落下了帷幕,手里端着空无一物的茶杯,她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过滤空气中包含的杂质。后来,慢慢松开了杯子,动作缓慢而悠长,每一个细节都缠绕着名为留恋的绳索。
  
  盯着她,不言。
  
  随后,她露出一个哀伤而又释然的。
  
  那个微笑让我恍了神,从未发觉,原来一个人笑起来会这么让人心痛。
  
  她问我,我的故事可以换回一个永远吗?
  
  我晃动着手里的咖啡杯,不语。
  
  她笑了,自嘲的笑声里包含着某种呼之欲出的情绪。
  
  靠在藤椅上,两手捧住小巧的咖啡杯,双眸锁在杯中那浅浅的影子上。
  
  我说:我可以给你一句承诺,但不会永远。
  
  她发出一声细不可闻的叹息:我早该知道的。
  
  她站起身来,“无论如何,今天谢谢你,我总算放下了。”
  
  转过身,那单薄的身影让我毫不怀疑她是否会就此倒下。
  
  女孩一步步走到门边,突然回过头冲我大声说了些什么。
  
  但我知道,她说:二十七岁的苏以沫,你等我。
  
  我失落地坐在原地,唇畔轻启,“十七岁的苏以沫,我等你。”
  
  她还说:果然,还是柠檬水比咖啡好喝。
  
  其实呢,忘记告诉她,柠檬水是酸涩的味道,的味道,是是纪念或是遗忘。咖啡不同,是苦涩的,是,不会让你轻松,也不会让你沉重,只会让你真实地感受自己生命的分量,每喝一口,都会让你清醒。我并不准备告诉她,因为我知道,她会明白的,在以后。
  
  我在时间流里漂流了很多年,无数人光顾我的当铺,有些人,永远记不住,有些人,永远忘不了。
  
  往后的日子,虽平顺,却乏味;虽热闹,却不过是一堆趋炎附势的奉承。再也没有人给我一个故事来换一个不可得到的永远,也再没人什么都换不走。
  
  后记:
  
  我想,这是写过的最长一篇的把。折磨我的那两个人,希望你们幸福。至少,现在的我不好不坏,有着安逸的。学会了忍让,学会了宽容,收获了友谊,过去的那几年里,那个不懂事理的小孩已经成长了。
  
  PS我只是在纪念属于我的爱恋。今年17岁的我,已经步入高二,看透了很多事情,对懵懵懂懂的爱恋已经不再奢望,存在的,也只剩下回忆。我知道,一路走来,陪伴在身边的朋友,一直是最在乎的人。这一篇,献给初恋,献给自己。好早的事情了,是应该忘记了。都隔了两三年了。

------分隔线----------------------------